沟渠
文库
【龙虎门】记忆之殇

私言:

这是在两个传奇之间的,刹那空白,弹指即十年。

他们选择性的忘记一些什么,就像我不肯承认王小虎的那仿佛前世与今生的纠缠。

然而灵魂真的万世不灭,不过偶尔换个身体传承。

 

记忆之殇

 

八月十五,月正圆。

岚风凭空而起,扫过幼嫩的竹梢,细长叶片碰撞摩挲。

沙沙的声响,如雨下。

踩着竹叶铺过的小径,他在斑驳的影子下缓步行走。

左脚,右脚,前后交错一个固定的节奏。

曲折的路蜿蜒向前,尽头有小小竹阁;镂刻过花纹的护栏历经风雨,也早看不清图案。

皱了眉头,他想,也许该找人来修缮一下了。

抬手,如同之前的无数次,敲三下门,两重一轻。然后,门无声的开了,带起一阵轻风拂过。

他走向内院的回廊,向着那自顾自饮着盏中冷酒的青年。

“我好像晚了些。”

摘了脸上的罗刹鬼面,他嗅到淡淡的花香,于是顺着风势来的方向看去,只见了满眼的碎白。

仿佛费力穿越千万的时光,却连最初目的都遗忘掉的……虚空。

一阵恍惚,他停住脚步,凝望着那一树的繁华。

然而却不知道该作何表情,于是不自觉,竟曲了嘴角。

“桂花……开了……”

 

兴许是被他异常的感慨吸引,青年回过头,柔软黑发下是同色的眼眸。

“没想到你也会对这种事情感慨,罗刹教主。”

心里有些许的不畅,他往前踏一步,听见细碎的摩擦声响。

他居高临下的看那不曾起身的青年:“我摘了面具,小虎。”

带着淡淡的笑意,羊脂白玉酒盏握在骨节分明的手中,王小虎垂了眼帘,浅抿了口冷酒。

“是我失言了,英明,抱歉。”

他本也是刻意调侃,闻言松下表情;盘腿坐了,伸手,取了矮桌上的另一只盛了酒的浅盏。

“下不为例。”

王小虎举起酒盏做出相邀的姿势,算是给了回应。

 

日式酒器不过两口的容量,他一饮而尽,留下了盈满口腔的桂花香气。

他无奈的看着王小虎神情自若,有点后悔,为何偏偏忘了对方古怪的喜好。

“这种淡酒,不明白你怎么会喜欢。”

“活血益气,而且健脾胃,英明你该常喝些。”

王小虎眨眨眼睛,月光下的清俊容颜满是真诚的神色。

但是他发誓,自己从那对黑晶里,读到毫不掩饰的戏谑。

明明已经二十有五,更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成熟到可以淡泊人世,时而却露出孩子气的一面,让他无可奈何。

 

 

夜晚的风扫过高大桂树,枝叶颤动中震下数片的白花,落如雪飘。

王小虎见了放下盏子,倾了身伸手去接;那风也是很顺从的把飞花吹送了过来,但最后落入手掌那刹那,到底是打了个卷,从指间滑落了。

他愣愣看着对方空无一物的手心,看着那形状漂亮的手指收紧,然后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唤。

“英明……”

“嗯?”

“讲点那时候的事情好么。”

不需多余的言语。关于‘那时候’,他知,他也知。

所以他困惑了,因为他了解,那个过去,是王小虎从来不愿回忆的梦魇。

好像察觉到什么,但仅仅是一闪即逝,他来不及抓住那思维火花。

“小虎,你今天…很奇怪……”

“…讲吧,英明……”

竟听出了恳求的意味,他诧异的看着青年,想找到一丝端倪。但是王小虎低着头,月光被黑色的发丝遮挡,阴影下的表情他看不清。

沉吟了半晌,他叹气,把这当成是对方孩子气的坚持。

不过没有关系,即使是噩梦,他也是在这里。

“那么如你所愿。”

 

过去……

往昔…………

回溯那个让人血脉喷张的时间。

 

 

战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者说是王小虎这个人参与到他的战斗中的部分,是从何时开始的呢?他很困扰的想着。

唯一确认的,与其说那是黑道帮派之间的火拼,不如说,是战争。

它持续了太久的时间,毁灭了太多的存在。

天坛大佛一役,半数的人再也回不去了。

至今,他犹记得弟弟英杰一心要他离去的话语,记得飞妖在绿色火焰里全力推他逃脱时的微笑,记得真琴躺在他怀里,柔软的嘴唇给了他最后的亲吻……

那么还有呢?还有什么,那真正记忆清晰到刻骨铭心的是什么?

他努力的想,把零散的碎片拼凑出完整的图。

然后,恍然大悟——

是紫焰,腾空而起的紫焰;遮天蔽日,如同要冲破一个不醒的梦境。

 

他还记得,那时候,王小虎就站在那里,十阳内劲幻化成火焰翻腾,纯粹的紫色微微刺痛了人眼。

东方真龙说:“只要你不出手,你和你的兄弟,便可以离去。”

瞎子都能感觉白莲圣上的强,高傲如他也不敢说有十成把握获胜,更何况他们都刚刚经历一场苦战,伤痕累累。

他当时是在祈祷的,祈祷某个人能真如他、或者东方真龙的愿望,什么都不做,带着伙伴离开,以免坠入地狱深渊,万劫不复。

东方真龙,大概是和他抱有同样的想法,妄想着凭借自己的天真去维系些什么,但是他们都忘记最重要的。

所以王小虎回答:“我也想走,但是我的兄弟不肯走,所以我不能走。”

失望,但在意料之中。

他崩紧神经准备应战,内心的某个角落却也松了一口气。

这才是他认同的王小虎,用行动证明自身对于情义的偏执。

 

突然就想起诸葛神武,那个看起来道貌岸然,实则阴险毒辣的伪君子。

记得追风旗的探子送回的资料里,有他和王小虎的一段对话——

 

[古往今来,背着英雄二字的,谁不是双手沾满血腥?!嗜杀、滥杀,心肠其实比野兽更狠!王小虎,你不也是一头杀人无数的野兽吗?!]

[……诸葛神武,你好象弄错了一点……]

[哦?]

[我从来不是英雄,只是煞星。]

[…………]

 

他忘不了,那个青年仰视天空的模样。

即使岁月并未在脸上留下什么痕迹,但是仅仅看着屏幕,他也仿佛触碰到一个沧桑的灵魂。

作为罗刹教教主,他手下杀的人不算少,但是当时的他,还无法理解王小虎的那一种悲哀——

因为,他还没有承受过,承受过那种明明有排山倒海之力,却徒然看着至亲至爱之人死去的,欲哭无泪……

 

 

“我当时还什么都不明白……”

带着苦涩的笑容,他昂起头,把脸庞曝露在月光下,仿佛想借由这银辉填补某些心中的无奈。

修长的手指把玩着酒盏,王小虎一直低着头,看不清表情。“那其实是一种幸运,英明。”

“……我知道,现在的我……能够理解……”

视线回到王小虎身上,他勾勒着对方的轮廓,从被月光爬过的草席到有蓝紫色光泽的发丝,一遍又一遍。

 

是谁说过,‘天下无敌之名,只会惹来无穷劫祸,就让我这颗孤星来承担好了’?

是谁说过,‘你还想成为天下无敌吗?如果想的话,我便让你活下去’?

是谁说过,‘生存下的人要努力的活着,然后将这段记忆传承’?

 

头有一点痛,他用空闲的左手按压着太阳穴的部位。

总觉得,哪里不太对?

 “英明,你还没有讲完……”

他勉强的笑了笑。

“是么……下次吧,我…有点不舒服……”

对面的青年看了,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然后转变成一点点地悲哀。

“英明,你已经逃避太久……”

 

“是时候……该让梦醒来……”

王小虎那么说着,字符如同咒语打进他脑海。

视野里突然变成了一片的白,头越来越疼痛,好像有什么挣扎着要冲出来。

酒盏从手中滑落,在地上破裂成闪烁的碎片。双手抱住头,他以为自己在嚎叫。

“别说了!别说了!”

“英明,你要想起来!想起天坛大佛一役的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能听出王小虎的声音也开始变得急促。

他无法不紧张,一种毁灭的前兆从心底萌芽。

脑中的某个区域沸腾,叫嚣着说不要听,抗拒着去知道。

如同野兽般扑倒对面的青年,他听见脊背与草垫碰撞的闷响,还有王小虎吃痛的抽气音。

居高临下的,他从那对黑晶里看到自己狰狞的表情;还有眼泪,从眼角无声滑落。

“为什么……为什么定要我想清楚一切……”

 

做一个梦,美好的梦境,又有什么不好……

 

圆月裂了口,暗蓝色的天幕开始崩落——

这是他的臆想世界,当他自己都不再信仰,便没有存在基础。

虽然他是那么那么的希望这一切就是现实:即使死了那么多人,但是总有人活下来,传承着关于那个时候的记忆;他也能与他面对面,如生死之交,在每一个月圆的晚上饮酒相对,即使相对无言。

但是,他终归是想起来,想起那十阳遗诀引起的苍白火焰。

是啊,在那个时候,一切就已经结束了。

所有的,都湮灭在纯白的虚空里……

 

没有东方真龙,没有王小虎,没有天武英明,那即是他们的终点……

 

还留着泪,但是他笑了,弯腰拥抱身下的青年。

“王小虎,你好狠,连做梦的权利都不愿给我……”

眉头皱起,王小虎侧过头,洁白的牙齿咬住下唇。沉默。

“……”

“算了,也不是真的怨你就是。”

“英明……”

 

“小虎,你…知道我不愿想起的理由吗?”

“因为真琴?”

“一半一半吧……”

“我不懂。”

“因为想要明白啊……”明白自己的心情。

收紧手臂,他用心记忆着怀里的人,一寸一寸,从他们相遇的每一个细节开始。

对于真琴,不能说那种朦胧的感情里没有夹杂亲情,所以他并不是完全理解什么是爱,所以他从来不能明确,自己对于某个人,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理在面对。

甚至执迷不悟,虚构了一个只有两个人的梦中世界……

现在他懂了,然而已经没有继续的可能性,但至少要说出来,免去一份遗憾也好。

 

“来生的话,我不要再被这些情感困扰。”

今生,他已经疲惫不堪。

“没血没泪哪里好了!”

毫不犹豫的就反击着他的话,又是那种不自觉地孩子气。

于是他很开心,轻松发自心底。

“至少个人来说我活得会比较轻松。”

“…自私……”

“哈哈!”

 

“…………如果来生……”

欲言又止,看着青年挣扎的表情,他想听听看他能给出个什么古怪。

“嗯?”

“……如果来生还能碰到我在练武,但如同今生一般卷进了黑道恩怨……废了我的功夫,或者干脆杀了我……”

 

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怎么反应,还果真是惊世骇俗的要求。

他是了解王小虎的,所以转念一想就知道对方的心思。

但是理解,不代表他接受。

“小虎,我……不能……”

“…………唉唉~来生的事情么,我随便说说的,还不一定能碰上呢!”

也许是看穿他的尴尬,引起困扰的人赶忙摆摆手作了罢。

“啊……嗯…………”

他点头,顺着转开了话锋,却有一种预感如斯坚定——

一定,会再见面……一定…………

…………

 

“对了,你等很久?”

“嗯,按活着时间来算,十年了。”

“抱歉。”

“没什么。”

 

一切皆成空

生机未现只得一片空白

终点尽头只有空白一片

这亦意味生机将从无中生有重新开始孕育

在空白背后返璞归真

重新给一个开始

关于他们的传奇

必将继续下去

然亦是亦非

已是另一个轮回

 

END IN Sunday, 21 May 2006

AMEND IN Saturday, 17 May 2008

 

PS:

这一篇文章,是看了旧著龙虎门的最终章而来。

在没有看之前,底稿和目前的差距很大,但是看了之后,所有的很自然成型了~笑

最终那张跨页图,整版的纯白色,小虎正跨进十阳白焰的范围里,那些黑色的字体述说着如同预言的词句。我看着,几乎要哭出来,不知道为何……

我是先看的新著然后转回去看旧著,这才发现,两部就好像前世今生的纠葛在一起。之前的遗憾带到第二世弥补,或者第一世的偶然在来生却不曾发生,有悲有喜,不变的只有灵魂而已。

PS2:

只是修改了我原来一直觉得读起来不通顺的一些句子,所以那些看过亲真是对不起呢,没有什么新东西><

旧著我后来又跑去看了的说,现在又在看新著,对于《龙虎门》的理解相信已经有自己的观点了,所以应该不会有再次的修订了~

 

给没看过漫画的人的注解——

1~火云邪神在旧里面叫做天武英明,弟弟天武英杰,伪妹妹天武真琴,还有舅父飞妖

2~并不是这篇文章里的火云很多愁善感,而是在旧里本来就是这样的多情,所以不是我扭曲人物形象~看天

3~火云的回忆中的句子以及最后的那个预言都出自原著,他们属于黄玉郎

4~小虎对火云的要求,在新著中表现为火云折断了小虎的双腿,因为第二世两个人的期望都实现了:曾经的天武英明变回冷酷的西城勇,所以只记得小虎要他承诺的却遗忘了承诺背后的东西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