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超合金社团】CHASE

    CHASE

 

I will never know myself(我永远也看不清自己)

until I do this on my own(直到能自己面对)

and I will never feel anything else (我将永远麻木)

until my wounds are healed(直到伤口愈合)

I will never be anything (我永远都是无名小卒)

until I break away from me(直到逃离自己的禁锢)

and I will break away(而我会挣脱)

I'll find myself today(我会在今天找到自我)

 

I want to heal(我渴望治愈)

I want to feel like I'm(我想感受)

somewhere I belong (我的归属)

 

++++++++++++++++++++

“你会不会说出去?”

“小周你希望别人知道吗?”

“废话……”

“那我不会讲的拉。”

“……说出去就杀了你。”

“小周。”

“唔?”

“现在可以陪我去买喷漆了吧。”

“…………”

拜托,悬疑气氛还在营造中唉……

 

 

这不是故事,因为它完全没有跨度。

这不过是瞬间,在记忆的长河里湮灭成最柔软的砂砾。

 

+++++++++++++++++++++

阳光很灿烂。

金色的光线从纯白的窗棱爬过,在绛红木地板上留下棱角分明的色块。

躺在明暗交界的地方,周清江在CD机里放上LP的METEORA,将音量调到MAX,耳机却挂在颈侧,任由大部分的电能消耗在不必要的地方。

兴许是觉得热,他翻了个身,往左手边没有艳阳普照的方向稍稍移动。

然后他满意地放松下来,打了个哈欠,让自己陷进柔软的羽毛枕头里。

虽然周清江知道身体的某个区域正在抗议,但一时又想不起自己有什么忘记做,于是他选择暂时无视。

古人云:“船到桥头自然直。”而且既然是可以被遗忘的,那就不会是什么重要事件,那也就更没必要强迫自己立刻想起来。

抱着这种想法的人抓抓头发,顺应暖洋洋感觉的召唤,扑进了孟菲斯的怀抱。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闲适无忧的周六下午,世界很美好。

 

好吧,最后一句话是过去完成进行时……

 

门铃响第四声的时候,周清江痛苦的睁开眼睛;

门铃响第七声的时候,周清江对自己说如果外面那个人按到第十五次就开门否则权当没人在家;

门铃响第二十声的时候,周清江认命的爬起来。

翻身而起之际,电线长度有限的耳机被扯落到地板上刚好和CD机撞到一起,仿金属外壳发出清越的声响。

周清江低头瞟了一眼,最后确认松下的确是个好品牌,虽然他不哈日除了漫画之外甚至可以说是爱国者,大概。

然后门铃的声音又催过来,他觉得胃部好像抽动了一下——二十一次,如果是推销员,那么会有人告诉他门铃也是一种需要消耗电能的家用电器顺便建议他出门左走那里有人正在招马拉松运动员。

但是在门打开的下一个瞬间,周清江无比后悔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开门;二话不说把门外那个比自己还要高六公分的大块头拉进房间,他开始头痛。

“蔡蘑……”

“啊?”

“我明白你是OTAKU但是请不要再一身宅气的抱着你那见鬼的手办站在我家门口!”

“小周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的朝比奈~!你知不知道这一款可是……”

“……”

我承认是我睡糊涂了才会傻到在你面前谈到[手办]这两个字。

 

耐着性子听对面印象派脸的旧友大谈特谈一些自己根本没有兴趣的话题,周清江摸起冷落在一旁的耳机挂回脖子上。

偶尔心不在焉的恩、哦几个单音,就算是给了回应,表明自己在听。

CD里的歌曲是METEORA里他最爱的那首Somewhere I Belong,旋律金属独特的节奏蜿蜒过生命的脉络,躁动却又无比温暖。

按下Repeat,数一、二、三,当零落的前奏开始,他闭上眼。

就像过去的那些日子一样,没有谁在意的抱怨、困扰,时间已经灌注出名为习惯的场景;而他们,也已经共同走过足够的漫长来认识。

 

周清江第二次被迫睁开眼,是由于身体被人大力推搡。

视野里被一张印象派脸部特写占据,天知道他原来用了多久去适应,才没有下意识一拳头挥上去。

总比看到校长那张脸要好一点,周清江如此自我安慰着。

其实他觉得身上怪怪的,好像力气被什么东西抽干了;所以仅仅睁开眼却一动不动,维持之前仰卧的姿势给了对方一个善意的提醒。

“蔡蘑,不想被人打的话,记得别凑这么近看人,特别是刚睡醒的。”

耳机大概是在他睡着后就被拿掉了放在一旁,CD机的液晶屏上单曲剩余时间还在均匀递减。叹一口气,周清江不知道该说对面的人是细心还是粗心。

“但是小周……”体型壮硕的高中二年级男生表情有些凝重,“你的脸色好差。”

“是吗……”他轻飘飘的应了一声,抬手在前额探了探,掌心的触感一片冰凉,这时胃部也传来刺痛,“……好像是不太好……”

 

“吓!”自己的猜想被证实之后,蔡蘑反而更慌张,“我…我去厨房帮你拿点热水,小周你撑着点啊!”

“唔……蔡……蔡蘑……”

含混不清的吐字并没有被听清,蔡蘑手忙脚乱的从地板上爬起来,仓皇间撞倒了身边的三角椅。

真金属碰撞的声音反而比较沉重,周清江感觉脑内的神经随之跳动了。

“混帐!热水有用的话我干嘛还要……呀,痛……”

长年握笔的手指在白衬衫上抓出深刻的褶痕,修长的身子蜷缩起来。

非自主意识的翻滚,耳机不知什么时候落到耳边,听见Chester的声音萦绕不散,一如疼痛的感觉。

“啊!小周你中午没吃饭吗!?”

厨房传出微带愤怒的喊叫,他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确是忘记了什么。

这时候应该嗯一声的,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可能比耳机里Chester的还要小……

 

I wanna heal(我渴望治愈)

I wanna feel(我想感受)

like I’m close to something real(就像我接近了什么真实的事情一样)

I wanna find something I’ve wanted all along(我想找那我一直想着的事情)

Somewhere I belong(我的归属)

 

Somewhere I belong

Where will I go?

。。。。。。

 

“小、小周,我去叫救护车,你等、等着啊!”

看到自己端来的热水并没有起到预想中的作用,蔡蘑已经陷入恐慌状态了,好像还能看见螺旋状的线条在眼睛里盘旋。

周清江则是被强制灌下的半杯热水呛到,咳嗽着说话不能。

眼看着蔡蘑的手指已经在电话上按下两个数字,周清江满头黑线的勉强坐起,一把夺走电话,大吼。

“你第一次看我发病么白痴!……啊……”

逞强的后果是脸色更加苍白,他咬着下唇曲起腰,不愿呻吟出来。

“小周!”

“药……”

“咦?”

蚊子一样的声音,蔡蘑必须凑近了才能听清。

“……药在…电脑桌边上,拿给我……”

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已经是极限;莫名其妙的想起奇利柯,那个BLACKJACK里的安乐死医生,总觉得可以理解他了。

真见鬼,我还没悲观到那个地步……

周清江在心里这么抱怨着。

 

经过无比漫长的折腾之后,红色的药丸好歹是送进了体内。

仰躺在地板上,腿部太阳的温热和脊背地板的冰凉对比鲜明。周清江无比感慨自己不是患心肌梗塞,否则能活到现在一定是比朱小喜爱上书颖丹还要不可思议。

“呐,小周~”

听见自己的名字,他侧头看向蔡蘑,有气无力的问。

“什么?”

“要不要吃点东西?”蔡蘑搔搔头发,提出一个中肯的意见,“你中午就没有吃,所以才……”

“鸡蛋面。”

“咦咦咦?”

一时间摸不着头脑,蔡蘑愣在那里。

“我现在可没有力气下厨,而现在是下午四点,餐馆没有在营业,至于你,”唇角向上勾起浅淡的弧线,周清江戏谑的看着那呆愣的印象脸大块头,“你除了鸡蛋面还会做什么?”

 

“噢,那小周你等等啊。”

留下这样一句话,蔡蘑乖乖的走进厨房,并顺手扶起了之前被他撞翻的椅子。

周清江乐得清闲,抓过CD机准备继续,却听见蔡蘑在厨房里问:

“小周,你中午怎么不吃饭呢?”

耳机最终也没有套上耳朵,继续在颈项上履行职责;他随手操起散落在地上的一本册子打开,无所谓的耸耸肩。

“忘记了。”

“画画么?”

“……是啊……朋友拜托的插画。”

停顿了一下,他不想说自己是在画社团的宣传图。

因为那样很奇怪,他这么对自己说。

“哦,那也要注意身体嘛小周。”

“你很啰嗦唉!”

“唔……小周你为什么就不能也这么随便一点的和阮社长讲话呢?”

“…………”

不想继续讲下去,周清江把视线移到手里的册子上,然后好死不死的发现,竟是过去的相册。

想甩开,却放不了手;这样矛盾的自己,无比厌恶。

 

“小周?”

没有听到回音,蔡蘑又叫了一声。

“……蔡蘑。”

“嗯?”

“我闻到糊味了。”

“啊啊啊!水烧干了拉!小小小周周周!!怎么办啊!!”

听着厨房里的惨叫,周清江叹了口气。

把相册放回地上,耳机摘下;站起来的时候,指尖划过光洁的相片。

“对不起,即使这样子了,我们也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原谅我吧。”

“小周!!!”

“来了来了。”

 

相册静静躺在地板上,风翻不动沉重的页面。

其中某一张,有谁面露那遗忘在时光里的笑容……

 

Fin in April 13 2007

 

PS:

我不是OTAKU,且毫无宅气,只是个同人女,可想而知这个完全不能想到脸的隐性CP是多么难得写= =

顺,虽然在漫友上已经看过,但是超合金的单行我昨天才拿到,今天耗时一下午写完这个……

我大后天四月调考哎!谁见过高三生这么不要命的?@_@

 

CHASE

n. 追求, 狩猎, 追逐

vt. 追捕, 追逐, 雕刻, 在...上镶嵌宝石

vi. 追赶, 奔跑

【建】 雕镂

 

PS in September 3, 2009:

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当年为什么要写这个……= =

不过回首看高三的时候,创作灵感果然是最高峰啊~看天

超合金社团是国漫中我比较喜欢的了,和黑白无双并列为我心中漫友两大神作,基本上后期我买书就是为了连载……囧

不过因为现在没有在看了啊,所以都不知道剧情进展都哪里了,我挺喜欢杨思飞和小周~

这次是因为Blog搬家却没有整理旧文,所以才把这个翻出来,可能很多年后我又要写一次PS哈~笑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