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银英】星空沉寂·Ritter

星空沉寂·Ritter

“如果我成为第七个背叛者,您要怎么办?”

“很麻烦。”

“只是…觉得麻烦吗?没有想过补救的措施之类的?”

“当然想过!……那可是薪水的一部分呢……”

听着杨提督小声的嘀咕,我实在很难不笑出来。

“然后呢?”

“什么也没有想到。”

“那是要完全相信我了?”

“大概吧。相信你,作战计划才能成立,这是个大前提。所以呢……”

军扁帽在手指上转来转去,大概第三个圈后杨提督台起头对这那个有着野虎般眼神的男人说:

“我选择去相信……”

[到时候大不了全舰队逃跑,逃不掉的话投降也行呢。]

在捕捉到司令官阁下眼底一闪而过的某种意图,我直接的反应是弯下腰去——天,会笑到内伤啊……

 

杨提督好像一时失了手,扁帽飘啊飘的落在我面前。我当然是不能去帮忙捡起来的,虽然我可以——我不希望第一次出航就被人称为“闹鬼的战舰”。

男人自然的弯下腰,自然的起身,顺带自然的瞟了我一眼,然后顺理成章的得到了杨提督的感谢。

微微的愣了一下,我眯起眼睛。不是没有碰到过能看见我的人,但这个人…………

 

“喂,你是什么东西?这艘战舰上的幽灵吗?”

走到没有人的通道上,他转过身子盯着我笑,口吻是调侃,但眼神是不可置否的危险。很像……染过鲜血的刀刃?

“……别这么说呢,我可不是东西…呃?我是东……也不对啊?……”

苦恼的抓抓头发,我思考着要怎么把话说下去。

“反正呢……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拉……”

“……你是休伯利安吧。”

“!你知道?”

低头察看身上的同盟军制服,我不觉得有什么纰漏啊?即使能因为杨提督的表现而猜出我不是人类,也不至于……直接答中我的本体吧?!

“那个啊……猜的。”

“……”

真是可怕的直觉呢,还是说是动物本能?

面对这野虎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挑衅的眼神,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学起甲板外面的星空——沉寂,然后沉默……

理智告诉我,和面前这个男人抬杠是愚蠢的行为。

 

并没有给我太多郁闷的时间,野虎先生很不客气地继续维持其谈话的主动权。

“现在说说看,你跟着我干什么?”

“啊……啊……想看看你会不会背叛杨提督呢。”

露出一个含糊的微笑——这也是和某位提督学来的呢。

“如果我说会,你要怎么做?”

“哈,什么都不做。”

……因为我确信不会……

我在心底轻声加了一句。身为非人类的机械题,我的感知优势比人要敏锐太多——当杨提督面露憧憬的讲述那篇关于“不长久的和平”的演说时,野虎一瞬间柔和下来的眼角,我绝对不会看错——那里面包含了太浓重的爱怜和温柔……

“很无情的说法呢。”

眼睛微微眯起来,外表洗炼的男人扬起一个辛辣的笑容。

“随你怎么说吧。”

做出一个无所谓的表情,我没打算和他继续聊下去——我已经得到了某些我想要确认的东西。

华尔特·冯·先寇布……

……这个奖傲气与强悍同时刻进骨髓的男人,他应该可以好好守护那个迷糊的司令官阁下吧……

 

之后,就是伊谢尔伦攻略战了。虽让杨提督讨厌这种说法,但那真的仿佛只是一场盛大的魔术,帷幕虚晃间,高贵的银色女王已经更换了主人。

胜利的消息用超光速通讯传回了海尼森——若是错过了连任期,即使胜利也没于什么意义。当然,那只是对某些人而言。优布·特留尼希特,要是没有这个人的存在,杨提督心中的矛盾会少很多吧……

在那个星球上,在那安全的后方,人们欢呼着,赞颂杨提督的功绩。他们称他为魔术师,说他是同盟的奇迹。

很耀眼的称呼,但杨提督不开心——

 

[什么魔术,奇迹的,只有不了解的人才会这么说!我只是合理的利用了古代的兵法。要是再这么下去,恐怕会要我两手空空的去占领帝国首都呢……]

 

想想看,再把时间向前推点,杨提督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作战呢?

 

[武人之心?!就是因为有这种人的存在战争才一直不能结束!]

[炮手,集中攻击旗舰!…………旗舰消失的话,剩下的战舰就会撤退吧……]

 

头一次听见他用那么尖锐的语调说话,我和舰桥上的人们见证了他那平和微笑下少有的愤怒情绪。啊,不对,并不是少有,杨提督只是很少表现出来罢了。

即使有那么多人在场,当他下令攻击时,眼底星光一刹那的黯然,总觉得,只有那个人看了个分明,那个有着野兽般敏锐知觉的男人……

 

“哟~

看到新上任的要塞防御指挥官从杨提督的办公室出来,我从天花板上慢慢荡下来向他打招呼。

野虎先生一言不发的靠在墙上,刚毅的眉向上微挑了一下算是回应。

“恭喜升迁呢,先寇布准将~

“你就是来说这句废话的?那我可没时间陪你耗。”

虽然不屑的撇了撇嘴角,这个男人却没有要起身走人的意思。

“唉…别这么说嘛。”

无所谓的笑笑——反正刚才那句的确是我一时兴起的废话。

“……还以为你会把杨提督卖掉。”

我用一种半真半假的语气说着。

“没有办法呢,背叛那个呆呆傻傻的提督实在让人有太大的罪恶感。”

野虎选择了用同样的语调来回答我。

“……为什么好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呢?”

“怎么会,你想太多了。”

“……”

虽然我是很想信他,但在看到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我只能无奈的为我的提督叹息——他怎么就惹上了这么一号毒舌呢?

 

“先寇布准将,杨提督对你来说……是什么呢?”

听到我的话,男人并没有回过头,但是脚步微妙的慢了半拍——我知道他听见了。

“……就像我刚刚在办公室里说的。”

轻轻偏过头露出一个微笑,他向我挥了挥手,轻快的消失在拐角。

[我是您一个人的蔷薇骑士。]

没有必要去质疑其中的真实性吧,自己不也希望能有个人真心的去守护那个人吗?这样,杨提督就不用那么疲倦了。

 

“轻轻”飘回办公室,意料之中的看见忙碌的格林希尔上尉和“不那么忙碌”的司令官阁下;后者正坐在办公桌前——喝茶…………

扁帽斜斜的挂在头上,看样子就快要掉下来了。我走过去小心的帮他扶正,但他还是察觉了异样。不怎么迅速的回过头,他困惑的眼神从我身体中穿过去,落在伊谢尔伦光洁的合金墙面上。就本质上来说,他有看到我……

无奈的叹口气,我头一次这么厌恶自己这种诡异的存在。其实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不是么——能守护他的人……从不可能是我……

无可避免的,又想起办公室那一幕——

低垂的前发,微眯的双眼,落在白皙手背上的,倾尽所有情感的吻,赌上真心的誓言……

 

既然自称是他的骑士,就要尽骑士的义务呢……

好好加油吧

Yangs’ Rossen Ritter

即使不为我,也请为了提督,为了你自己…………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