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银英】星空沉寂·Name

星空沉寂·Name

当我再度睁开双眼,我听见那个声音在我脑中响起——

“你的新名字:休伯利安。”

无所谓的耸耸肩,我在心底迅速重复了一遍,如同之前无数次那样。可以说是毫无感觉吧,对于名字的好与坏;至于其中的内涵就更不用去思考。会有什么意义吗?也许下一刻我就成为了宇宙中的尘埃呢。

重复这样的经历有多久了呢?好像一点也记不清啊。自己……曾经是个人类吧,只不过现在只是自由行星同盟的一艘战舰而已……为了赎罪,一遍遍体验死亡的痛苦…………

                  

宇宙历796年4月的某一天,那个一直陪着我的小清洁艇异常兴奋的冲过来。要不是我机敏的向旁边让了让,她的导航仪已经重重擦上我的侧翼。

“大事件啊,小休!”

她亢奋的叫喊,而我轻轻皱了皱眉——她能不能不用“小休”来称呼我???

完全忽视调我的不满,她继续用那种甜美,但我只觉得吵闹的声音诉说着那件[大事]。“军部已经批准你的出航令了,作为第十三舰队的旗舰呢!”

十三舰队??

努力搜索了一下脑中的记忆,我确信同盟的宇宙舰队编制只到第十二而已。

“是特地为杨提督成立的舰队啊~哎呀,人家可崇拜他了!!”

脱力的看着某船大发花痴,我想是不可能从她那儿得到更细致一点的内容了。比如说……所谓的杨提督到底是哪位……很明智的选择自己去拼凑那些零散的信息,我非常无奈的用手指使劲压了压太阳穴。

既然是作为旗舰,看来我得陪这位提督走完一生了……啊,也许在那之前我的这个身躯就已经被还原成原子了…………

 

四月过半的时候,我已经漂浮在海尼森的外层轨道上,身边是其他隶属第十三舰队的舰艇。一些好奇心重的家伙早就让意识体飘到运输船上,想一睹司令官的风采。

笑着偏过头,毕竟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去禁止。不过,那些家伙也太无聊了点吧?

并没有过很久,飘过去的那些又飘了回来。

好笑的看着他们脸上不可致信和失望混杂的表情,我猜测着所有可能的原因。当然,直到最后我都没有猜对……

然后,当那个年轻的提督从运输艇上慢悠悠的踱下来,我立刻明白他们那诡异的转变源自于什么——司令官杨·威利阁下——有着以军人来说过长并且以正常人来说都过于凌乱的黑发;眼睛不是很大,但眼角的线条很柔软,让我有一种很久以前被四月阳光照射的感觉;瞳孔是与发色同系的纯黑,很像故乡出产的黑色水晶。整个人看上去懒洋洋的,但那困倦中却透着浓到化不开的温和。可是呢,完全不像军人啊!

压抑住想大笑的冲动,我饶有兴趣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听他的两秒演说,看他无论如何也飞扬不起来的神采,感叹着他眼地偶尔泄漏出的,漫天的星光…………

 

“格林希尔上尉,这艘战舰……呃……”

“休伯利安,阁下。”

有着琥珀发色的漂亮副官为他解惑,而我在一旁觉得浑身无力——我可是你的坐舰啊,连我的称谓都没有注意过吗?!

“休伯利安啊……”

杨提督沉吟了一下,然后露出一个微笑,黑色的眼睛眯成两轮弯月。

“很好听呢……”

“…………”

不满就那样风化掉了,我头一次开始思考名字的含义。

 

当杨提督用他那种独有的柔软语调念出我的名字,身体的某个部位小小的震颤了一下,一种无可言喻的感觉弥漫过全身,然后一点点的从皮肤渗透……

[你不会是喜欢上扬提督了吧,休老大?别吓我哦!]

阿姆塔特的话突然从我记忆的某个角落里蹦出来。真是的,那刺耳的大嗓门即使在回忆的时候也一样讨人厌。“不死”吗?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想死的感觉。拿我开涮?不想活拉?!

想着一些无聊的事,我在空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躺着,然后偏过头特地瞟了瞟杨提督;他正用扁帽遮住脸,脚翘在桌上睡得正香。实在是个很闲散的司令官阁下呢~

无奈的搔搔头发,手放下时我不禁笑出声来——当然,没人听得到——越来越懒散的性格,无奈时对头发的习惯性摧残……看来某个人的某些性格是实实在在的过渡到自己身上了。

该说是近墨者黑么?~也许吧。

 

星子从身边飞速的倒退,我们要用二十七天穿越这片沉默的宇宙,目的地——伊谢尔伦。

会是什么样子的呢——闪耀?璀璨?或是刺眼?

我迫不及待的想看看……杨提督眼中那片星空燃烧起来的样子……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