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银英】那天

那天——2005.6.1祭文

 

那天,一个男孩降生在海尼森。

他黑色的眼睛带着浓浓的好奇,专心打量着这个新世界;然后孩子笑了——纯粹得像四月阳光。

抱着这新生命的老护士轻颤着眯起眼,眼角的皱纹里满是虔诚。她说——这孩子的笑容是上帝的恩赐,任何一个看到的人,都能认为自己得到了救赎┉┉

手指纠缠着手指相握,为人父母的两个人幸福的笑着。那个时候,他安静的睡去。没有人知道,那双墨黑的瞳孔,将在多年后——容纳下整个宇宙的重量。

 

那天,孩子的母亲永远的离开。

他还很小,什么都不知道,被特立独行的父亲携上登船。从此,便漂泊星际。

男人对他说——自由、金钱比什么都重要。听不懂的他只是“呵呵”的笑,小手轻轻抓着男人的衣服轻轻的扯。

 

那天,少年过完他十五岁生日。

一脸认真地站在父亲面前,他黑色眼睛里是无可改变的决意。男人半晌不语,最后无奈地笑着,揉乱幼子的乌发。

未来的车票,没有任何压力的放入少年手中。

然而笑容还没有在脸上凝结,欣喜的心情也还未及时确认,只有红色的警示灯带来不安的气氛┅┅

 

那天,两袖清风的少年站在军校门口。

无奈在嘴角凝成淡淡的笑,他的眼底是深深的自嘲。

无奈——属于少年的人生走上另一条歧道。

 

那天,青年半瞌着眼,看不知天高地厚的学弟从天而降。

那时悠然在小径上巡视,他无意间看见墙头摇晃的身影。电筒自然的扫过去,不意外照见对方的尴尬神情。沈默的看着对方利落着地,他淡笑着说声“下次注意”,然后转身离去。

依然是固有的懒散步调,完全无视身后疑惑与不可思议混杂的轻唤。

 

那天,一瓶威士忌成功“收买”两个灵魂。

琥珀色的液体是微妙的契机,相同的精神波长决定了未来前行的方向。

从此,他是他的学长,他是他的学弟,不离弃,莫相忘。

 

那天,翘课的青年遇上了年轻的事务官。

在树下的小憩被扰乱,同样翘课的学弟引来不该出现的人。好笑的问着逃课的理由,不知不觉却又跟着喝上了酒。表明自己同为军校毕业的人,被黑发青年腼腆唤了声学长。

于是,关系定下——他是他的学长,注定扶持这看起来迷糊的学弟。也许……是一辈子……

 

那天,青年从呆了四年的军校毕业。

学长撑着头苦笑说要好好活着;学弟搭上他的肩,满脸向往的述说前线的盛况。他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变化,浅抿一口杯中的酒,淡淡的微笑浮起。

他说的无关远大梦想还是目标,不过是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喝白兰地……

 

那天,迷糊的中尉在艾尔法西尔踏上归途。

三百万的民众怀着劫后余生的感激赞颂他的名。巨大的落差他淡然看过,面上仍是风清云淡的无奈。

迟钝的青年不曾知道,倾慕的种子在一个心灵里扎下了根。

 

那天,亚斯提的空域盛放出绝望的花火。

手指轻轻抚摸纸页的边沿,不小心,便划开小小的伤口。殷红的血渗上雪白的纸,黑色的眼睛一点点黯淡。

即使敌方是那样的名将,若采纳他的意见,也许就不用流那么多无畏的鲜血。

 

那天,新上任的少将带着半个舰队远航。

修长的食指在星图上轻轻滑动,最终停在一点;抬头,语调清晰平稳的说——目的地,伊谢尔伦。即使是身后同僚,也不无嘲讽的说这是开玩笑;相信着的人,其实少之又少。

他听闻后也只是淡笑着喝茶,说如果可以,他也想逃。

 

那天,骑士的眼神锋锐如刀刃。

有着锐利眼神的男人问着锐利的问题;他喝着掺了茶的酒,平静的解释,不考虑上下级应有的态度。憧憬的退役,不长久的和平,男人为那出人意料的论调微笑,俯身对他说——他对他献上忠诚,愿成为他的骑士。

青年没有注意到,那忠诚给予的对象不是同盟,不是政府,只是一个人………

 

那天,魔术师的礼帽带来空前绝后的奇迹。

带着疲惫的表情低下头,红茶的温度消散在掌心。雷神之锤的耀光,好象还残留在视网膜上;手臂轻挥间,流逝的竟是千万生命。

时代流的血,早弄脏了青年的双手。

 

那天,青年的叹息只为一个愚蠢的决意。

上司苦笑着说无奈的话,不知青年心底密布的阴云。即使能预见很多很多,也无力去改变什么;青年信仰的东西,化为一道道愈发沉重的束缚。

不知何时起,无奈成为微笑的一部分。

 

那天,二千万的哀歌有一个人听聆。

斜靠上沙发,邮件里的词句像匕首缓缓刺入心底——“You are a killer……”

身边的养子看不过眼,尝试着反驳与安慰。青年抬手制止少年的话语,半迷着眼睛笑——他的功成名就,的确是踩着他人尸体得来。

即使官任上将,又能改变什么?死去的人永远不会感激对活人的赞赏。

 

那天,年轻的提督和他的舰队有了新家。

相依四年的养子,曾经的学长学弟,还有出生入死的麾下部署。

即使是战争前线,竟也有了家的感觉。

 

那天,两个相似的青年相遇在伊谢尔伦。

暗流涌动的空气中,红发的高大青年温和的笑着;黑发提督茫茫然抓抓头发,最终也回给一个淡淡的微笑。

暗流下的阴谋又怎会看不清楚。但是然后?最终的决定权并不在手。

 

那天,内乱的种子开始萌芽。

面对政府的无理要求,迟钝的司令官一如既往的茫然。好心的养子主动解惑,只引得黑发青年的愈发疲惫不堪。

明明是同一阵线的战友,为什么关系却是如此错综复杂?

 

那天,不逊的骑士大胆进言。

刚毅的眉微微上挑,说出的话听不清是有心或是无意。抬头仰视面前高大的骑士,青年无奈的笑问“是否有对别人说”。否定的答案换来安心的神情,这回轮到骑士缄默。

即使被如何煽动,黑发司令官在意的,从来都是部下比自己多。

 

那天,女神的首饰化为飞烟。

黑发上将狡诈的微笑,像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幕僚的调侃未到,首都的通讯先送来讣告。

所谓最后的自豪,又可曾考虑过被留下人的感受?少女的泪肆意流淌,无措的青年也只有垂头独自哀叹。

 

那天,不祥的通告自海尼森传咏。

部下忧虑的眼神不曾看漏,被称为奇迹的魔术师,并不如外界传言那般的迟钝。即使明知是陷阱,仍毫不犹豫的一脚踏进;即使苦笑着说“道德沦落”,对于信仰的民主,青年总抱着一丝天真的希冀。

 

那天,振翅的秃鹰露出利爪。

青年的舰队苦守伊谢尔伦。不为政府,不为同盟,只因为这儿是家,是魔术师回去的地方。遥远彼端的海尼森,美丽的副官欣喜若狂。即使被骂大逆不道,也只求黑发提督的自由,一个温暖的,可以救赎人心的微笑……

 

那天,黑发的魔术师带笑归家。

魔杖在虚空划一首安魂曲;敌人的,同伴的,血染回廊。

风尘刻画青年的模样,杯中的酒精不知何时超过标量。已经快要遗忘的微笑,能展现的,只剩这个能称为家的地方。

 

那天,青年成为伊谢尔论的诺亚。

学长笑着说,这是“爱尔法西尔”奇迹的再现。不表示同意,同时也不作出反驳,深沉的忧郁弥漫眉间。

未来的结果,即使是魔术师也负担不起;但那百万的民众,是不忍推卸的责任……

 

那天,三十二岁的元帅定下无奈的决策。

胜利的契机遥远且渺茫,唯一的选择——是将骄傲的狮子斩于阵前。不算结实的肩膀扛起太多期望,身居高位的孤寂又有几个人能去理解?

红茶氤氲的水气盖不住眸中的迷茫;人类毕竟是软弱的生物,又有几个人的心里没有那么一道伤……

 

那天,低调的青年第一次主动许下关于幸福的承诺。

笨拙的口舌说不出什么甜言蜜语,应该神圣的一刻,就那么过去。明亮的淡褐色望入那一片无边的纯黑,美丽的副官认真说——“一定会幸福”。黑发的提督从头上抓下军帽蹂躏,唇角最终溢出一个略带羞涩的微笑。

 

那天,收紧的锁网套牢黄金狮子的锋爪利牙。

胜利被后方的官僚廉价卖出,一声高过一声的不满浪涛中,只有魔术师仍是一脸淡然。即使面对骑士比熔岩更炙热的眼神,黑发青年也只是淡笑着述说拒绝的理由。

青年选择归于平凡。

从此,那唇不能再指挥千军万马,那手不能再幻变出宇宙间绝美的礼花;不能再翱翔天际,不能再叱咤星海。谢幕的魔术师献上最后的小小戏法,活动的谢伍德带上希望离家。

 

那天,微笑的青年终于达成梦想。

茶杯被午后三时的阳光注满,红茶荡漾出柔和的琥珀色。倚在长椅上的青年安详小憩,不再担心一睁眼,就看到被惨白光束绞碎的宇宙。自认不合格的主妇摇醒青年,呈上的只是简单的三明治。

懒散的丈夫,不会料理的妻子。即使这样,也可以称之为幸福。

 

那天,无知的羔羊献上滴血的祭礼。

银蓝的光束带来生命,美丽的副官哭成泪人。“亲爱的,亲爱的…”,一遍遍的唤,道不尽心中的不安。反而是死里逃生的青年承担安慰,抚着妻子的金发,说“一切已经过去”。

骑士优雅的鞠躬;抬头,眼神炽热不亚巴米利恩时,舰桥上的疯狂。麾下这些不安分的部署,从来都是青年最头痛的,最珍视的……

 

那天,流浪的孩子笑说回家。

“一杯俄国茶,不要果酱或橘皮果酱,用蜂蜜调味。”

像笑话一样的密码,简单却也有效至极的计划。不流一滴血,银灰色的女王二度易手。伸手触碰复合装甲的墙面,熟悉的,冰冷里透着微暖的金属。最终,还是回到这里,身边,还是那些熟识的面容;一刹那的迷乱,恍若隔世。

魔术师,还是最适合自己的星系。

 

那天,疲惫的狮子低首带来最后的希望。

早已经无路可退,一直以来依赖的,终于失去其中之一。即使没有那带着希望的消息,青年也不禁怀疑,鲜血流逝的分量,是否已经太沉重。

选择,抉择,哪里又能够看到第二条道路?部下的命运,又怎么可以毫不在意?只是青年自己的小小坚持,代价怎么可以是他人的东西?

 

那天,魔术师,一去不返。

十二时的钟声响起,无奈的青年离开家;总是这样,为了他人的热切盼望,强迫着做不愿做的事情。魔术师想留下所有人。这是否可以解释成,已经有了某种不切实际的,隐讳不明的预感?

四十公分的玩笑,青年在一片鲜艳的红色里安眠。最后低喃的,是对所有人说的——

……对不起……

伊谢尔伦的人们从不曾想,也不敢想——瑞达2号悬梯上青年的回眸一笑,竟凝结成永恒。

 

那天,祭典结束了。

魔术师的舞台灯光黯淡,却不代表一切终结;即使发生什么,历史也不会停止。但是对于一些人,传说已经划上句点。

伊谢尔伦的恒星不再。即使有新的可与之抗衡的新星诞生,也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星空。

 

********************

 

逝去的时间不会重来

黄金般闪耀的岁月封存在脑海

银河的历史一页一页的继续翻动

伊谢尔伦的墙不再透着微微的暖

 

离开的人不会再痛苦

哭泣的从来是被留下的人

微甜的无奈浮上唇边

苦涩的泪在心底荡开

 

如果那个人真的能得到

期望的安宁

小小的我的心痛

又有什么关系

 

风中带有的凄凉的味道

请让我一人独尝

我的提督

您只要笑着说过的幸福就好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