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ROCKMAN】The Parts Before the War-Name

The Name

他麻木的看着那老头忙忙碌碌,没有要去帮忙的意思。各种零件落了一地,电缆和能量输送管纠缠在一起,只不过这一次,再没有谁会对他说过来帮个手,把里收拾一下。

对于的定义弗鲁迪并不是很明白,他不懂布鲁斯说那个词时音频发生器低下来的脉冲,更不明白威利博士常年神经兮兮的脸上一瞬间的柔软。他记忆库内的词条正确而明朗:

Home-a house, apartment, or other shelter that is the usual residence of a person, family, or household.

一个可以提供维修的地方,他想,仅此而已。

household…defense…erase…evil…lab……Bluese…erase……

It's an endless loop

摇头删除掉处理器中的随机种子发生器,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开始一个新的接龙。他是如此的无聊,以致于内置处理器神游的完全的忽略了机体外部环境。所以当那老头突然从工作的中抬头,他茫然的看着对方,没有像往常一样对他的造物主吐出讽刺性的言辞。

好吧,他也必须承认,自从那之后,就没有什么事情像原来一样。

看看这个,弗鲁迪!威利挥舞着手中一踏数据纸,侧过身,让弗鲁迪能看全他身后的制造基,那里有红和白色涂装的机体安静躺在蜷曲的管线中,金色长发顺着堆砌的机械纷披而下,水一样流泻,发梢反射出周围金属冷调的蓝,安静的像已经死去。

就让他死好了。毫无同胞爱的想着,弗鲁迪抽抽鼻子,哼了一声。他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这架新型机的反感,没有为什么,他就是讨厌,讨厌那红白色的装甲,讨厌那仿佛记忆卡里某张容颜经历岁月后的模样,讨厌那二手芯片里面任何一个字节的代码。

而威利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兴趣索然,依旧兴高采烈的继续他的演讲,乱成一团的头发和胡须随着身体起伏:新的机体已经全部完成了,整套系统全部完美兼容!我从来没有工作的这么顺利你知道嘛!这次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打败莱德那家伙!洛克人算什么,还是我……

弗鲁迪完全不在乎威利说了一些什么,曾经他是那么在乎的,虽然表面完全看不出来。

你只是不想让威利博士知道你关心他。

你处理器烧掉了吗,布鲁斯!我为什么要关心那个疯子?

因为我知道你,从根本上。

就算我是根据洛克人的蓝图制造,也不代表我会有那种无聊的逻辑回路!

放心,你和洛克的逻辑回路没有一点相似。

你什么意思!

一段无意义碎片文件!弗鲁迪握拳,指关节处蹦出轴承压迫的噪音。他把那段文件打包并锁死,丢进了回收站却怎么也按不下清空键。有一些文件他好像从来就没能下手删除过,这很多时候让他无法理解,所有内置数学模型嵌套失败。

他觉得烦躁,而威利仍在他耳边唠叨,于是他只能放弃尝试进一步思考,不耐烦地把CPU分给了面前的人一部分。

它当然完美兼容,基质有一半是你的研究成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语气有远超必要的讥讽。

噢,是的,我当年设计了几乎所有软件部分,威利搓了搓手,眼神突然变得飘忽却依然狂热,啊,他已经可以开机了,我觉得……

。弗鲁迪扯出一个冷笑,删除了对那个词的记忆,然后打断威利的话:那就让这东西启动,然后轰爆洛克人,干掉莱德!

嗯,这是当然的,也许是被他的突然爆发吓到,威利显得不安;博士扭了扭有点酸痛的脖子,视线飘开,不过我想应该先给他一个名字……

Zero。

呃?什么?

我说……叫它Zero。

哦,听起来不错,为什么?

弗鲁迪深吸一口气,猩红色的眼直直盯着对面的人类看,他给他一个惨烈的笑容,因为就算你做的多像,它依然什么都不是。Zero,is nothing.

之后是一个时间停滞,安静得连机器嗡隆的运转声都显得刺耳。

弗鲁迪知道,他不应该说出来的,有些东西其实被遗忘了比较好,他知道某个混蛋一定也会这么说。或者换个方面来讲,向这个人类提醒某些事实,这从来不是他的任务。

但是这里有些事情他不能允许自己容忍

依然麻木,他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创造者扭曲了表情,然后爆发出声嘶力竭的笑声。

是的!Zero!多好的名字!对,就是这样!

那是无法名状的疯狂表情,好像什么东西最终被剥离了身体,于是一直以来压抑的某些东西迸发出来。威利转过身,抓起工作台上的激光喷枪,指关节因为用力而显露出青白的颜色,然后他挥手,在红与白机体的左肩甲处刻上无法磨灭的的文字——Z。

融化的合金溶液留过装甲,毁去了途经之处的涂装,最终凝结成细小的钢珠落在地上,砸开一片不规则的圆。剩下机体上那些凌厉而粗糙的边角,每一个都好像伤痕。

弗鲁迪依然不发一言,注视威利粗暴地损毁光亮的肩甲——这并没有激起他哪怕一丝的快感。

因为这并不是重点

距离上次战斗之后,弗鲁迪难得有机会仔细的观察他的造物主。他发现那个人类真的正在衰老,不同寻常的,异常急速的。因为少了那个会打理它的人,像蝙蝠翅膀一样的白发狂野的四处伸展,早看不出形状;扭曲但总是充满生机的皮肤现在是暗淡的灰色,皱纹从来没有如此明显的包裹着人类干瘪的骨架;向来被疯狂想法填充的眼现在布满血丝,疯狂依旧,却再没有丝毫热情……

弗鲁迪第一次如此深刻的明白到威利博士是一个人类,他只有那些有限的时间,而他想要做的事情是那么多又那么困难。于是最终他在漫长漫长的摸索中迷失了方向——人类并没有机器一般的记忆能力,他们不能把最想要做的那件事永远标注出紧急’——忘了缘由忘了希冀,最终连执着也忘记。

他抬头看那个依然安静的机体,垂着眼帘,温顺而无害的躺卧在制造基中。

把他还给我,还给我,你这个冒牌货!

弗鲁迪知道自己已经是在瞪着那漂亮的机体,想要用并不存在的光学激光把对方和整个制造基一起融化成钢水,渗进下水管然后凝固在排水管下,把一切消灭的像从来不曾存在过。

但是就算我做了,你也不会回来对不对,布鲁斯?

他闭上眼,十秒钟之后又睁开。然后他走出房间,自控门无声的开启又在他身后闭合,隔绝房间内微弱的哽咽声。

所有事情都回不去从前了。

弗鲁迪这样告诉自己。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