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ROCKMAN】The Parts Before the War-Blood

The Parts Before the War

 

I’m confuse why I’ve been staying in this world without you.

我迷惑于我为何滞留在此,在这个没有你的世界

 

The Blood

弗鲁迪感觉到体内线路流过异样的脉冲,像着了火的蛇,尾段扫过传感中枢,在稳压器上滞留灼热的疼痛。

无需夸大,他所代表就是当前人工智能最高水准,但他该死的就是无法明白,莱德,甚至威利,都固执于把莫名其妙的感情组件加入系统。

快乐,悲伤,迷惑,难过,愤怒etc.——弗鲁迪并不认为以上任何一段相关代码可以使他更强大。除去与洛克人对决时才了解的愤怒,其他多项,他甚至从未感受过。

这并不影响什么,他不在乎的想。

但也许现在,他还是可以庆祝又感受到了另外的一项,虽然他并不能明确的定义那是什么:类似愤怒,然而更深沉,并且让他感觉疼痛。

我倒是没想到,再见你就是这么狼狈的样子。他绷紧了脸,试图露出惯常的冷笑,你现在看起来就像一堆破铜烂铁,布鲁斯。

其实并没…没有看上去那…那么糟糕……

音频线路因维修电流干扰而有短时的中断,弗鲁迪几乎不能辨认出那是他所熟悉的声波频。他翻白眼,很想告诉对面的人,也许一切比他想的还要糟。

腰部以下几乎全部消失,露出一截钛合金脊椎在凌乱的线路外,末端电路板扭曲成奇异的形状。残存的部分也不能说是好,那儿有一道裂痕从左至右划过胸部,人造皮肤因为高温而与外翻的内部装甲粘黏,一线黑色,散发出橡胶烧灼的臭味,并且殷红色的冷凝剂仍从肉眼无法识别的裂缝中渗出。

你看起来好像在流血,弗鲁迪用手拨弄布鲁斯胸甲内裸露的线路,完全不顾维修系统的警告,明明都是机器。

这是……一个愿望,弗…鲁迪……已经支离破碎的机体好像是想对他微笑,蓝的瞳孔因为低电压而显出暗淡的墨色,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不知道这都有什么意义!他几乎是咆哮着,抽回手后退了一步,红色的液体随着他的动作在地板上散落开。盯着那艳丽的色彩,他露出嘲笑的表情。不过是冷凝剂,却特地加上生化色素,以致维修时需要特殊匹配。若说愿望,他更愿意称那是人类的愚昧。手环过胸前,他冷笑着,好像宣布一个判决——

我们不可能成为人类,布鲁斯。伸出一根手指,弗鲁迪点点自己的胸膛,然后让手指滑过对方一塌糊涂的装甲,不论是我,还是你,都不可能能。

他像一个自大的国王想要得到别人承认,但他唯一的臣民只是安静的注视他,然后在维修系统强制关机下缓缓闭上眼,任能量水平降低,任仪表上的监控曲线归于平直,缓慢而温柔。

但他确信自己听到回答,并且因为能量的平稳,那音频回复他熟悉的波段——平静,淡漠,不争却坚持。他听到他说:

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明明不知道!弗鲁迪听见那声音在他的处理器上叫嚣,如此绝望而无措。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