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BLEACH|黑崎一护x市丸银】咒 01

 

纯白羽织 在烈风中舞动的声音

银色扬发在月光下 泛起的冰华

记住了

便是

一生一世

 

それは愛のように美しい殺意

 

 

       黑岐一护,七岁。除去橙色的头发嚣张的上吊眼,因该是很普通的死小孩。当然,只是“应该”很普通而以。为什么呢~因为这位一护小弟——

       可以看到鬼……

       黑岐一护从懂事开始,就觉得自己看到的世界语身边其他人看到的不同。然而当他第N次指着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一脸认真地告诉爸爸“那里有一个XX”,而黑岐爸爸也很认真地说“你再胡闹我就把你从三楼丢下去”后,好孩子一护学会对那些奇怪的东西保持沉默。

       当然,麻烦并不是想要忽视就可以忽视得掉的东西。否则那也就不叫麻烦了不是么?

 

       在一条人烟罕至的街道上,一护拼命的向前跑。脚下扬起淡淡的尘埃,他甚至没有勇气回头看一眼那正追着自己的巨大怪物。风呼啸着从耳边扫过,疲惫的感觉正一点点地侵蚀着神经。

       最后还是不得以停下来——人类毕竟是脆弱的生物。脊背靠上墙壁大口喘气,一护无奈的看着巨大的怪物逼近。深吸一口气,认命的扬起头,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大片淡淡的白色。

       嘴角有淡淡的笑,孩子绝望的闭上眼。

“樱花啊……今年开的真早……”

      

丑陋的灰色利爪急切的伸向了孩子。即使双眼紧闭着,那令人不舒服的腥臭气息仍能感觉被吹到了脸上。一护就算与普通人有那么一点不同,但当时他也只是一个七岁的小鬼——他感到恐惧,下意识的瑟缩。

       然而预料中的疼痛或是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降临。

他听见一个声音说:“射杀他,神枪。”句末的语音微高,不知有意或是无意的构成了诱惑的旋律。魅惑,也同样致命…………

一护只感觉到有什么森冷的东西自头顶落下,然后擦着耳际向前疾驰。然后,他听见哀嚎声……

犹豫着睁开眼时,他正好看见那白色衣服的青年从树上跳下来——苍白的,是肌肤;银色的,是发丝;纯白的,是长袍;黑色的,是里衣。大片大片纯粹的色彩,烙在视网膜上,却成就了另一番艳丽。

 

很久以后,一护都在想,他那时大概是中了咒吧;否则,一向警戒心过剩的自己,心里怎么回连一点点地恐惧和猜疑都没有,只是抓住那个人飘飞的白色羽织,说:“我不认识这个街区,请送我回家……”

 

然后…………

……没有然后了…………

 

银发白衣的青年听了一护的话,只是将唇角的弧度挑的更大。他伸手摘下一朵白樱,捏着拳伸到一护眼前;当孩子的注意力全都被那骨感的纤白手指吸引住,青年却又突然的松了手。于是刹那间,素白的花瓣遮天蔽日的飞舞起来。

青年的身影溶进了那片樱花雨里。看不见容颜,只有那声音懒懒响起——

“阿拉~我也不认识路呢。自己加油吧…Bye-Bye^^

声波的震动连同花瓣一起消失在虚空中;当一切恢复正常,只有一朵残樱静静躺在水泥地上。

走上去拾起花,一护盯着那片白发呆。他想说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梦——气温不曾骤降,放学回家的路上没有怪物,风不曾像刀刃般从颊边划过,绝望的自己不曾被一个银发的男人救下。然而,掌心刺眼的白樱是真实的见证,见证那不久前曾在这个空间发生的故事。

无奈的叹口气,一护决定放弃去思考这些极度浪费脑细胞的东西,因为现在他面临着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

迷路的自己,要怎么回家?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