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DB|悟吉塔X贝吉特】距离

距离

 

只是……想要再靠近一点……

只是那样而已。

 

Father and son

他坐在沙发上,脊背感受着棉布良好的触感,动了动身子,然后往左边看。视线那头是刷白色油漆的老式窗棂,百叶窗倾斜着遮挡住午后稍显耀眼的阳光,而明暗交错间,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

那些长方形的光斑平和的铺洒在洁白的纸张上,泛起淡淡的金色,随着书页的翻动好象水一样流淌。他自认视力很好,但是那一片耀眼的金色里他还是一个字都看不清,只看见隐约的图画,稚嫩而简单的线条。也许是注意到他的视线,捧着书本的男人抬头看向他,被光晕模糊的轮廓里有好像笑容的弧度。

“醒了吗,贝吉特?”

“啊……嗯……”他垂下眼帘抓抓头发,心不在焉的用单音应了一句,想了想又补充了一点,“算是吧。”

“妈妈这样根本就还没睡醒嘛~”那样突然大声插话的是有紫与黑混合发色的孩子,纯黑色眼睛睁大了笑着看他。孩童小小的身体粘在金发男人身上,短小四肢活力的在空中舞动。

“悟天克斯,乖啦,乱动会掉下去。”

强健手臂把孩子几乎要滑落的身体扶正,然后小心的抱紧在怀里,动作柔软得看不出那手臂的主人是为了战斗而被创造的战士。

在那一片金色阳光笼罩的窗边,只是父亲和儿子,一起读着午后的童话。谈天说地,分享忧愁或者快乐,相互依偎渡过黑暗寒冷的夜晚;全部的妖精世界,只要两个人不就可以了吗?多余的是消遣,赠品一样的呢……

可有可无的存在?

“悟吉塔我……”

突然就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当窗边的两个人都转过头看他,本就仓促的言词在舌尖碎裂掉。手紧握成拳,指关节的地方泛起苍白的颜色,他沉默不语;也许过了那么一会儿,混乱中听见了孩子的声音。

“妈妈……妈妈…………贝吉特!”

回过神,他迅速的把头抬起来,吓得悟天克斯往后退了一步,脚跟碰到椅子,踉跄了下差点摔倒。

“哇~!妈妈你干什么啦,吓死人了!”

眼前是孩子撅嘴抱怨的表情,两腮鼓起来显出健康的红色;在孩子脸上转了圈,他茫然的让视线越过悟天克斯的肩膀,看见还坐在窗边的男人也正看着他,露出困惑的神情。

“怎么了,不舒服?”

不是……

“妈妈你怎么了嘛~!”

不一样……

“贝吉特?”

根本就不在一个世界!

不知道是什么的心情一瞬间充斥在脑海里,他觉得混乱;拳握得更紧,明明修剪整齐的指甲还是在掌心留下丝丝的疼痛。

“我……我出去一下!”

推开门一瞬间,阳光直接照在他瞳孔上,刺眼无比。下意识抬起手遮挡,还残留有光点的视网膜上映出蔚蓝的天空,他就用倾斜的轨迹离开地面,面向遥远遥远的天际。

再高一点,再远一点,去妖精之里,去永无岛……

去任何不是这里的地方?

他不否认这叫逃避,但是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它选择。软弱是一种天性,根植于灵魂深处。

 

 

To decide what to do

冲出门是一时的冲动,没有想要去的地方,理由也朦胧的如同镜花水月。让气从身体里蔓延,最后消散在空气中,他只是漫无目的的飞行,让泛起明亮光芒的海面在身下一掠而过。

海平面没有尽头,蓝色的海蓝色的天,在视线所及的尽头融在一起,他也就放任大脑自行左偏,开展一场漫无目的的旅程……

最后降落的地方是某处无名小岛。陌生的风景,陌生的气息,空气里飘荡着花朵的芬芳。他让自己倒在柔软的草上,长长松一口气;这里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熟悉,没有人问他从哪里来又或将要去的地方。

他在这里,可以在这里……

睁开眼,飘着洁白云朵的天就倒映在暗黑颜色的瞳孔中,身边数根青翠幼嫩的茎固执的伸展到他眼前,装点视野一角。于是心开始慢慢平静,将四肢张开成大字,他跟自己耍脾气似的嘟起嘴。

“真是的,像笨蛋一样……”

到底在想些什么自己也不清楚,只是突然就很不舒服了。那些金色的光好像墙壁,或者更像空间的狭缝,明明不到一寸,却容纳了不论他怎样伸长手臂或者使用瞬间移动都无法到达的距离。

找不到自己的位子,那个阳光眷顾的城堡没有他驻留的地方。

想不明白,怎样都没有答案,思考本来就不是他喜欢和擅长的事情,这一点算是和悟吉塔相反。对了,就是那样,明明同样的灵魂组成为什么会相差那么多?

只是想要接近一点,为什么目标那么无望而且飘渺?

 

然后并没有过很久,他感受到熟悉的气在向自己移动;走走停停,有时候还在拐弯路,只是越到最后路线越明晰,现在他已经感受到那股气开始加速。

“悟天克斯……”

那气比之自己显得弱小,但是张扬而躁动,生命火焰的脉动旺盛得好像永无止息。所以他是真的喜欢那个孩子的,喜欢他什么都敢说出的坦率,喜欢他年少轻狂的态度。他以为赛亚人不是那么瞻前顾后的种族,但是现在的他怎么看都是反面教材,还是说那小概率事件偏偏就让他遇到?

太多事情他不敢去确认,事实真相他甚至害怕面对;那么多个午后他借口午睡跑出去,躺在后院的山坡上却睡不着,只能看着蓝色的天空被云覆盖再挣扎出来。侧过头往旁边看,是自己掩埋在青草中的手,五指自然的弯曲成抓握的姿态,然而除了风流过指缝,掌心从来空无一物。

握紧双手,又能抓住什么的?

“妈妈~~~~!!”

思考的当口突然就被人扑倒了,就算他再怎么强大一时也闪避不过,于是后脑撞上并不算硬但是也不柔软的地面。

“呀……痛啊,死小鬼!”

“啊啊~~对不起啦妈妈~~~”

被这么一搅和,心情却也奇妙的轻松不少。坐起来摸摸孩子的头发,他露出习惯的那种嚣张笑容。

“小鬼,追着我做什么?”

“因为妈妈你莫名其妙就跑出来了嘛~”脸颊贴在贝吉特胸口,悟天克斯环抱着对方结实的胸膛,“……很担心,真的……”

“啊哈~担心的话悟吉塔一个瞬移就过来了,还要你这么追着我跑啊!”

知道这种话很伤人,但是不自觉就是说出来了。他了解自己的别扭性格,那是孙悟空的固执和贝吉塔的骄傲不知怎么混合出的结果,本质就在那里,改变太难。

然而悟天克斯却不似平常那样手舞足蹈的哭闹,只是看着他,安静得不像孩子。

“妈妈真的希望爸爸来吗?”

这个问题让他发愣。也许真的那家伙不来更好,因为面对儿子他还能笑嘻嘻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那拥有同样灵魂的半身,他还真找不到表情来面对。不过这种敏感问题被儿子提出来,他怎么样都是不会回答的。

“还真的假的,小鬼你发神经是不是!”

算是牵强的回避这个话题,他撑起笑容,却不敢直视孩子抬起的面容。在心里咒骂自己,他知道有些话说出来对大家都好,但是如何也开不了口,因为害怕改变,害怕坦白之后的结果并不是自己的期望。

如果结果正好相反呢?神经兮兮的乱想,会被讨厌的吧。虽说那样只能说明两个人其实合不来,分开也许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假如其中一方并不想要那样结束,又该怎么办?系在心上的锁链那头越来越沉重,但无论如何也不想放手——身体这个联系都失去的话,自己和悟吉塔之间,还能剩下什么?

累了,到向前走都没有力气,只是放不开,不管多么难过也还是奢望能更靠近一点。明明应该是任意妄为的自己,偏偏在这件事情上想得太多,结果越来越混乱。于是一次又一次压抑着独自面对,以为这样就好了,以为能撑得住,结果不过是让临界点来得晚些,自欺欺人的拖延面对的期限。

看着那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相似的波动温和的隔离出另一个世界,没有自己。

还有多久,就要撑不住?

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软弱,在遇到孩子前他一直是独自走过,什么孤独不过是弱小生灵的幻觉,而他足够强大能孤身存活。

那么改变从哪里开始的?

应该是……自从那个有相同魂魄的人到来?

原本以为,同样的灵魂组成应该容易亲近,谁知道是那样的天差地远。反倒是和孩子,因为波动相同的关系而更亲和。那时候才觉悟到,整个融合界没有边际,但是再没有任何人和他有丝毫关联,偌大的世界,只是一个人。

失效的波特拉,是奇迹?

是错误。

 

“妈妈,你怎么了?”

几乎被负面情绪掩埋的时候他感受到面颊被触碰,茫然的让瞳孔聚焦,他看到是孩子小小的双手抚在他脸侧,从来挂着夏日繁花般灿烂笑容的脸蒙上深沉的色彩。心脏突然像被抽打了一样疼痛,他抱紧孩子,只在不被人看到的地方眉宇间显出深刻的褶痕。

“没什么的……没什么……”

 “那样啊……”悟天克斯把头搁在贝吉特肩头,张开嘴,然后又闭上了,“那我们回家吧,妈妈。”

“啊,你先回去,我等一下再……”

松开一只手抓头发,他尴尬的想要再索取一点空间,不过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孩子抓住他的胳膊,掌心稍高的体温灼热的像火焰;火一样的孩子仰起头对他露出温软的笑,吐出的言词像魔咒。

“爸爸说马上要开饭,妈妈不在的话,就没有意义了。”

大半的烦恼好像就因为小孩子一句无心的话而消散,他不知道自己渴求的是不是就是那样——必要的,被需要的?

 “那就……回去吧。”

看着孩子瞳孔里自己微笑的影子,他决定开始尝试,试着去理解,试着更加靠近。渴求压过恐惧的心情,怎样无谓的努力也去做好了,不去尝试,就永远不会有结果吧……

如果变成你期望的那样,是不是可以更靠近一点?

 

 

To do everything you wanted

       “之前是不舒服吗,那现在好一点没有?”

       前额被宽大的手掌罩住,对方的气缓慢流遍全身的感觉很舒适,闭着眼他几乎要睡去,于是只含糊的应了一声。

       “别睡啊,还没吃饭呢!”敏锐察觉到想法,悟吉塔把手移到贝吉特脸颊轻轻拍了拍,“吃完了再睡好不好?”

       清醒过来,他微微抬起眼帘看了对方一眼。
       “醒着呢……你先去好了。”

       “这样啊,那你记得先洗手。”

       “罗嗦啦!”

       “好啦好啦~快点过来哦。”

       金发男人留下一个微笑然后转身离去,带起细微的风,轻拂过面庞,他用手抚摸着刚才被触摸的地方突然就红了脸。

“什么呀……那种哄小孩的语气……”

虽然愤懑的抱怨着,但是其实是高兴的吧;那些不属于自己的温度流连在肌肤,气也在体内流淌,温暖无比。

嘴角绽开笑容,他对自己说,一定可以的,可以再靠近。

 

“我吃好了~!”放下筷子,孩子很有活力的挥舞着手臂,“妈妈你陪我玩啦~~”

“啊?好啊……”吃饱了照例趴在桌子上不动,他偏过头看孩子,“要玩什么?”

“这个哦~爸爸帮我做的PS3哎~!游戏碟片是我自己做的呢!”献宝一样把银灰色长方体推到贝吉特面前,悟天克斯眨着大眼睛一脸期待,“来玩啦妈妈~~”

“不会,所以不要。”毫不犹豫地拒绝掉,他对于麻烦的事情向来没有好感。

“怎么这样啦~~~”噘起嘴抱怨,悟天克斯爬上桌子,手撑在贝吉特面前。

“说不会了啊!”

“陪我玩啦~!”

“不要。”

看不过母子俩继续为了无聊的事情争吵,悟吉塔走上去,一手按住悟天克斯的头,一手搭在贝吉特肩膀上,带着无奈的笑容对年长的那一方说:“你呀,就陪悟天克斯玩嘛。我还要洗碗,孩子一个人很可怜呢。”

“我帮你洗。”

那样的话几乎是脱口而出,连贝吉特自己也吃了一惊。

“就这么不想陪悟天克斯玩吗?”忍不住笑出来,悟吉塔戏谑的捏捏手中结实的肩膀,“好啦知道了,我陪你玩好不好,悟天克斯?”

“才不要!”这下换成孩子不高兴了,“爸爸你玩格斗十五秒就输我啦……”

“…………”

虽然被拒绝了很伤人,但那的确是事实,所以反驳不能。对任何事情领悟力都超高的悟吉塔就是玩游戏怎么都不在行,即使了解规则和操作,在RPG GAME里还是可以被史莱姆干掉——只能说实在没有天分吧。

“小鬼你等下,我洗了碗陪你玩。”

“咦?”

“唉?”

打破尴尬局面的话语引起了在场另两位赛亚人无比的诧异,不约而同发出询问意味的单音。

“你们两个干什么……”

“呀……只是没想到你这么配合啊,不仅要帮我做家务还答应陪悟天克斯玩呢。”温和微笑着的男人双手环在胸前,好奇的俯视着对面正准备站起来的半身。

仅仅瞟一眼对方,他迅速的收回了视线,低头收捡桌上空掉的碗盘,问:“不想要这样吗?”

“哈~怎么会,我很高兴呢。”

“……”

是啊,因为你会高兴,我才去做……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