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DB|悟吉塔X贝吉特】梅比乌斯轮带——平凡世界AU
第二轮

第一次去那间位于十七楼的公寓,是在去年六月的最后一天。
那时候阳光已经足够毒辣,据悟吉塔后来的房东大人所说,就是‘晾街上一天脱皮两天中暑三天皮肤癌’的强度。
悟吉塔记得自己最后一次看表是下午五点二十三分,而那个介绍他过来的人所说约定时间明明是下午三点。
“我说队长你不是耍我吧……”
当时悟吉塔是队上一抓一大把的消防员之一。
强调这点一是为了说明人家队长大人没那么清闲,去耍他一个没权没势、为人处事也不至于惹人侧目的普通下属;二是为了表明他的工资实在是属于在目前房价猛涨的大前提下,付了房租就不用吃喝那个阶层的现实。
综合以上两点,悟吉塔的结论是他没得选择,只能相信他队长所说,身后这屋子主人提供的奇低无比的房租价码。
不过,单层单户高级公寓的房租能便宜到什么地步?
用力把那个恐怖的问题甩出大脑,悟吉塔自暴自弃地往后倒,隔着一层薄布料,精钢防盗门上繁复的雕花硌在脊椎上隐隐作痛。
“呀!痛死了……”

也许是声音太大,坐在回廊尽头观览椅上的男生抬头瞟了他一眼。
从整个人瘫坐在别人家门口台阶的姿势稍微坐正了以维持年长者应有的尊严,悟吉塔歉意地朝看着自己的人笑笑。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
结果悟吉塔看着对面那人用很奇怪的眼光打量了他一圈之后,沉默的低下头继续看书,一个字都没从嘴里蹦出来应他。
低声抱怨现在的小孩真是不可爱啊拽的好像谁都千他百八十万似的,悟吉塔郁闷地窝回去。
然而背再次贴上冷冰冰的铁门时,他突然决定要走了,虽然为了以后不用露宿街头他应该继续等下去。
这里只能解释为,仅存的一点自尊心后知后觉的睁开了眼。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悟吉塔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灰,径直向某不可爱的小孩走过去。

那男生是在三点左右出现的。
当时他正因为按门铃没人应而蹲在台阶上沮丧,抬起头就看见对方拿着本书居高临下的打量自己,害得他还空高兴一场以为主人回来了。
结果等悟吉塔赶忙站起来打算自我介绍,某人却径直走过他身边,自顾自地拉出折叠桌,摆好椅子开始看书,把他整个一人当空气一样晾在那。
就算第一印象非常不好,从对方轻车熟路的使用楼层设备来看,悟吉塔断定那人也是这栋公寓里的住客,或者至少经常过来这最高层吹风。
反正两种可能对自己来说都差不多,所以悟吉塔用手轻轻拍了拍桌子的边沿,就算对方是一脸不爽的抬起头,也很人畜无害的微笑着。
“打扰一下。请问你会在这儿呆久一些吗?”
“暂时不会走,”那男生抬起眉毛,冷淡地瞟他一眼,“你要干嘛?坐地上久了风湿痛的话十六楼有空坐儿。”
“……”嘴角抽了下,悟吉塔觉得自己还能维持笑容其实很伟大,“不是的,其实我和这层的屋主约好今天谈关于租房子的事情,但是对方却不在。”
“噢~”
男生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这让悟吉塔相当奇怪。
“但是你看,现在都五点半了,”没功夫管别人,指指手表,悟吉塔陪笑弯下腰平视对方,“我晚上还有工作,你能不能帮我跟屋主说一声我来过了呢?”
“就这事啊……”男生打个哈欠,一只手掩在嘴上,眯眼看他,“明天周六,你把行李搬过来就成了。”
“唉?”

也许要归功于他干的是消防员这个职业,对高温有一定抗性,否则悟吉塔不怀疑自己是否将面临CPU超负荷运转后硬盘烧毁的下场。
“喂,你发什么呆呢?”
皱起眉用手指戳戳悟吉塔,贝吉特用空闲的手把桌上摊开的书收拾好夹到腋下。
“我……你……房东?”
不可置信或者说不想相信地瞪大眼看着面前突然进化成自己房东的人,悟吉塔张大嘴让贝吉特以为他是饿昏了想要一口咬上来。
不过也就是随便想想,现实来说贝吉特还是真不明白眼前这看起来还挺端正的青年怎么突然就犯羊癫风了呢?
转了转眼珠,然后作出我明白了的表情,很大度的拍拍对方的肩膀说:“房租就像你之前听到的,按我学期时间来算,一学期一千二,真很便宜了不是?”

很明显,这里面是有一个天大的误会的。

在很久之后,悟吉塔曾很哭笑不得的提起这件事情。
“我说,你当时是干什么啊?让我在你门口干坐了一下午。”
“我想看你到底要做什么嘛。”
贝吉特躺在沙发上翻过一页书,回答地理所当然,让悟吉塔都有瞬间的错觉是不是自己问了蠢问题,不过还好很快就反应过来了。
“你想知道应该去问吧,哪有让个陌生人蹲在自家门口主人却坐在一边看的!”
“我也要观察以后和我住在一起的人是什么样的么~”
“你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去租房子的吧!”一口拆穿狡辩。
“反正我又没什么事情做,有什么关系。”
“…………”你空闲不代表别人也空闲。
悟吉塔从那时候起开始相信,刚从高中三年级解脱的果然都有点心理变态什么的。


于是很多年之后,悟吉塔偶尔会和达列斯谈起他那个两年零三个月的同居人或者说房东,说那个总让他不禁失笑的初遇。
黝黑肤色的男人钩在他的肩膀上,空闲的手握着听装啤酒,懒散地伸到他面前笑着问最后都逃掉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悟吉塔用自己手上的罐子碰对方的,发出沉闷的响声,他低下头,苦笑着耸耸肩磅说反正总要分开,送别那种事情做了只会更加舍不得。
于是达列斯沉默下来,然后用力摇动下悟吉塔的身体,粗声叫嚣着别想了来干一杯!
悟吉塔就说好,然后冰凉的啤酒在冬日气温的包裹下瞬间渗入五脏六腑,让两个体格健壮的成年人也不禁打了寒战。
搓搓冰冷的指尖,达列斯说那你们两个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悟吉塔就摊手继续笑着,说你看我一穷酸消防员能给他什么,逃也逃不掉,他也是厌倦了才会走不是。
达列斯听了不再说话,过了半晌举起空了的铝罐,悟吉塔也就配合的迎上去。空罐子撞击的声音很清冽,很寒冷。
干!
干。

把空掉的铝罐反手一丢,准确入垃圾桶听到叮当的一声。达列斯说对了,这次那女孩看来有苗头,你决定没有?
愣了一下悟吉塔才反应过来对方在问什么,涩涩笑了一下说不是才见过一次嘛,你就能下定论了!
达列斯刚要反驳什么的,车载电台从广告歌曲跳出开始播放天气预报,说这个中部城市最寒冷最漫长的冬天就要结束。
话被打断了也就没什么意思继续去追问,达列斯顺势变了话题说终于要变好了,一语双关,悟吉塔嗯了一声,再没有下文。
瞟一眼,达列斯最终决定不要再多管闲事,只是叹一口气。
所以那两个男人永远不会知道在一年之前,有人在候机厅漠然地注视巨大落地窗外走道很久很久,直到被乘务员匆忙的找到送上飞机都还看着那个方向,然后那个黑发黑眼的青年面无表情的撕掉了身边那个座位的机票。
后来坐上那个位子的人说,他不想往身边看,不想注视那种让旁人觉得都难过的眼神。

并不是说我们想要怎样就可以,人生那么多不如意的事,要是人人都能心想事成,那么这样的世界不叫人世红尘,叫天堂。
这就是生活的真相。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