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DB同人|比克与贝吉特】无题

比克从冥想的深渊中清醒过来,他知道那个天空神殿的常客再次出现了。

其实最开始比克并不明确自己是否欢迎那个人的来访,毕竟那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气总让他有些困扰。
孙悟空,他曾经的死敌,但时过境迁他也不得不承认,那关系不知怎么就变质成可以称为“好友”的东西;贝吉塔,也是曾经的死敌,甚至直至最后他们也说不上相处融洽。
但即使是贝吉塔,比克也并不乐意看他死去,或者消失掉,就算他双手曾染满那美克星人的血。
与内鲁融合后,他察觉自己开始变得平和;他不再追求力量,而且赛亚人的战斗天赋也实在是种很让人无力的存在。
他花更多的时间冥想,思考一些孙悟空下辈子都没可能感兴趣的东西——宇宙如此浩瀚无垠,相比之下单一的个体实在是太过渺小,但又正是这些微小到不值一提的存在构成了那无限的宇宙。
比克无法判断他所想是否是正确的,但这种想法本身让他比较安心,毕竟怀疑自己的存在价值对任何一种智慧生物都不是什么好体验。
然而当那一天睁开眼,他有种信仰被节节敲碎的感觉,即使某种意义上他就是地球的神明。

没有孙悟空,没有贝吉塔,如果说眉目间依稀的模样不足以成为解释,那环绕着那个身着蓝色战衣之人的气,则不存在半分虚假。
“哟~比克,醒了吗?”
传到比克耳中的声音介于孙悟空的跃动与贝吉塔的冷漠之间,温和却又带着一点疏离。他皱眉望过去,而对方也毫不避讳地回视了。
目光相接的一瞬间比克几乎无法呼吸——那对黑色的瞳孔里分明清晰倒映着他的身影,然而他却感受不到自己的存在,所有的一切都被对面那并不特别高壮的身躯内磅礴的气所吞噬。
他仿佛能看到黑发蓝衣的战士独自一人伫立于宇宙黝黑的空间,只需意念流转,便让周身星辰陨落万物寂灭,却又在下一个须臾涅槃重生。
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让他绷紧了浑身肌肉,过度敏锐的感官咆哮着“离开”,他本能地知道对面的存在已经绝非赛亚人,而是某种与世界本身相若的东西。
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贝吉特只是摆出无奈的表情,耸耸肩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抬起手两指置于眉间,下一秒便消失了踪影。
于是空旷的神殿突然就只剩下比克一个人,些微的愧疚破土而出,毕竟无论如何他也不该这么对待那个刚拯救了地球的人。

虽然有着那么糟糕的初遇,比克却可能比大部分人都经常见到贝吉特,毕竟融合战士好像非常中意在天空神殿的走廊午睡。
这类事情一个月大概五六次,不过他确信实际次数绝对不止,毕竟贝吉特隐藏气的本事简直匪夷所思,有几次比克直到凑巧路过现场才惊觉天空神殿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
有时他会疑惑对方怎么就如此空闲,但想想孙悟空和贝吉塔,那也是刨开训练就几乎不剩什么的人。
于是乎事情也就这么继续了,先不说比克有没能耐把那不请自来的客人踢出去,贝吉特的到访本身其实也没影响谁。
可以说是宇宙最强的人总是悄无声息地来,然后挑一个偏僻、阳光正好的走道,合起眼毫无防备地靠坐在窗棱或是哪个舒适的角落。
不过鉴于对方假寐中都掩得滴水不漏的气,比克曾郑重地阻止了想要扑上去偷袭的悟天克斯;行星崩坠的幻象依然如噩梦般在他脑海不时闪现,他知道自己仍是心存畏惧。
那美克星人太过敏锐的感官让他比一般人更容易看穿事物的本质,所以他眼中所见并非那个自称贝吉特的赛亚人战士,而是某种更高层次的存在,庞大的无法形容的未知。
即使真实地存在于此处,比克也从没认为贝吉特和他所在的是同一个世界。
直至那天。

“我挺喜欢这儿的。”
本打算像之前无数次那样擦身而过,比克因为贝吉特突然的一句话顿住了脚步。
“风吹起来很舒服,又安静。晒太阳也是这里比较好,没有云飘来飘去的。怎么说也比贝吉塔星好太多了,那里的太阳晒到肯定会死呢,晒晒月亮虽然不错,但一个不注意变巨猿就挺烦。”
用平静无波的语调叙述着,贝吉特并没有从倚靠的姿势转身,比克猜他可能连眼睛都没睁开。
若是当那人自言自语而迳自离开便不会有任何的后续事件吧,但好奇心让比克无法迈开步伐。最终,他屈从于那股求知欲。
“你对贝吉塔星有印象?”
“严格来说叫有记忆,贝吉塔可是在那长大的。”
“有趣……他从没谈过那些。”
“你的口气也很有趣嘛,不曾提起就是不存在么?”
那带点讽刺的语气让比克的神经绷紧,但对方却只是挪了挪身子,蹭进阳光照耀的范围里,然后像完全不记得自己上一句话似的继续了下去:“不管你们怎么想,地球到底不是我们的故乡。赛亚人的历史、记忆、血脉,都只会源自那个叫做贝吉塔的星球,就算它是个除了沙子什么都没有的破地方。”
比克不知道该如何接下话题,他想起赛亚人王子偶尔的缄默,想起他昂首望向遥远天空的某个方向时,凌厉的眉眼有瞬间变得苍凉。
只是第一次来到地球,贝吉塔就失去了两个同胞;比克并不认为那时的贝吉塔会为此感伤,但现在他开始好奇那美克星与弗利萨一战后的岁月里,贝吉塔是用怎样的心情注视着整个宇宙他唯一的纯血同族。
卡卡罗特——赛亚人王子固执地用那传承自遥远星球的语言称呼对方,他从不曾承认那人还有一个被更多人知道的地球名字,孙悟空。
思乡病绝不是一种比克曾考虑过会和赛亚人联系在一起的词汇,但他并非全知全能,所以也许只是没有注意到而已。
视线落回贝吉特的背影上,比克微微眯起眼。“为什么对我说这些?”
“是啊……为什么呢……”
终于,一直懒散蜷着的人拍了拍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后站起来,稍稍侧过头露出细微的笑容。“大概因为太无聊了吧。”
宇宙中最后一位纯血赛亚人如是说。

比克认为那应该就是一切的契机:融合战士坚实的心之壁障被无边际的孤寂凿开了一条缝,而他居然凑巧的就站在边上。
那么短短数语让他明了不论贝吉特如何强大,他仍然也需要一个归处,而这个地球即是这位赛亚人所选之地。
那种松口气的感觉美好而惬意,不知何时起,比克甚至习惯于等待那一闪而过的气;那是特意让人察觉而泄露出的微弱气息,贝吉特用这独特的方式说着“我来了”。
偶尔那声招呼会凑巧被悟天克斯察觉,但比克已经不再费心去拉住那躁动的孩子,毕竟某种意义上说,悟天克斯可是贝吉特真正的儿子,教育孩子这种事外人还是莫管闲事为好。
想到那责任的转移让比克心情很好,带着一丝微笑,他从半空轻轻落在地面上,向着先前那气息的方向走去。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