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APH同人|普独】时间轴系列——故园

19490523——故园

 

我的国土属于你,我的人民属于你,我的血肉与灵魂刻遍你的名字。你将与我同在,直到时间赐予我们的终局到来。

 

无法平静,他的心跳得像是要冲出胸膛。

周身的空间坍塌一样压过来,他绝望地推那堵墙却没有半点用处,指甲被粗糙墙面磨开了口,暗红色从指尖流过手腕,最后干涸在皮肤上带来细微的刺痒。

他无法呼吸,每一次张嘴只感到仿佛液态的空气灌入喉管,填满肺部、肠胃、血管,甚至他整个身体再没有一丝空间可供渗透。

他慢慢滑落在地,四肢像是灌了铅丝毫动弹不得,窒息的疼痛让胸口好像撕裂开一样;他看着自己正一点点死去。

不……

不行……

他不能死,他还有事情要做,他还要守护一个人,他不能留他的WEST一个人面对那些……

 

“不!!!!!!!!”

伴随着瓷器碎裂的清响,基尔伯特惨嚎着弹起身,急促地喘着粗气。他一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茫然地看着一地水渍半晌,才后知后觉的发现是自己左手扫落了床头的装饰花瓶。

“……是噩梦吗……”喘一口气,基尔伯特把脸埋进双手间用力揉搓。

突然,军人的反射神经抽动了一下,但他没有抬头,因为那并非是某些危险信号。

“一大清早的闹腾什么,你这笨蛋先生。”

那声音很耳熟,口气语调内容也全部很熟悉,熟到他的脑子还没跟上就已经开口回答:“本大爷从早晨开始就精力充沛,哪像小少爷你每天病怏怏的!”

罗德里赫优雅地挑挑眉,然后更优雅地把毛巾狠命甩到他脸上“啪”的一声,抽得他差点栽下床去。

正要发作,却听见对方按捺着脾气说:“您想怎么发泄精力都和我无关,如果终于有了自裁的想法我更是不胜欢迎,但请不要浪费了路德维希准备的早餐。”

“什么?WEST……”基尔伯特顿了下,下意识侧身往窗外看,只见夏洛腾堡宫的东宫依然点缀着露水,在晨光中熠熠闪烁;不知是不是噩梦的影响还没完全消退,他依然被一种异常的不真实感裹住。口腔里干涩的很,连带着声音也有些沙哑,“路德他……”

“哥哥,你还没好吗?”

话头被打断,伴随着说话声,身材高大的青年出现在门口,金发一丝不苟地梳向后方,面上带着点气恼和无奈。

“WEST……”

几乎无法动弹,基尔伯特已经是在瞪着他的弟弟了;路德维希被看得不自在,有些尴尬地清清嗓子,“哥哥……”

罗德里赫看不过去,屈指在桌面狠狠敲了两下,基尔伯特这才回神,眨眨眼,突然就路出笑容。“喂,WEST,亲我一下吧~”

“什么?!”腾地脸红,路德维希不自觉退了半步,他笑的更灿烂,无视小少爷的白眼,指指脸颊,“早安吻,亲了我就起来哦……”

 

“果然,我还是没有醒。”

在柔软的唇瓣落在脸颊前,他轻轻推开对面的金发青年,坚定地退了一步,路德维希则皱眉看着他动作。

“你在说什么,哥哥?”

基尔伯特脸上挂起温和地笑容,伸出一根手指点点站在一旁的罗德里赫,说:“我的WEST虽然最最喜欢哥哥我,但绝不会当着别人的面吻我,即使是面颊。”

因为他的弟弟就是如此害羞,又因此显得无比可爱的孩子呢。

“路德维希”和“罗德里赫”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基尔伯特选择继续微笑。

“虽然是美梦,我却不能呆在这儿。我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话音刚落,四周就好像舞台落幕般瞬间漆黑,毫无预兆的他一脚踏空,身形便急速下坠,黑暗像有生命似的朝他裹去……

 

在视觉之前,他能闻到空气里灰尘的味道。

抬起胳膊挡住有些刺眼的光线,他尝试着睁眼这个动作,浑身关节僵硬的厉害,好像一部机器放置多年不曾用过。

右手背上有些暖,基尔伯特偏过头,路德维希趴在他床边,用一种并不舒服的姿势蜷着肩膀,他不想吵醒他的弟弟,只得忍住去拨弄那一头金发的冲动。

基尔伯特并不知道从那天开始时间过去了多久,但他知道他的弟弟做了什么,为了他。

 

那是1949年5月23日,原德意志西部占领区舍弃一半国土,成立德意志联邦共和国。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