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OVER TIME同人]飞羽(琴吹太郎视角,桐岛波音→鹰见与作) 下

桐岛波音的归来和消失时一般突兀,太郎抚着胸口想这家伙该转行去做忍者才对吧,不过外形来讲太帅了。

因为太突然甚至连惊讶都没了感觉,或者说从最初就相信那个人不会放手离开,太郎趴在桌上说了句“Hi”算是打招呼,不过某暴躁地缚灵却不是那么好忽悠的。

[臭小子你跑哪里去了!]

从窗口进来的鹰见一个飞踢正中波音胸口,太郎刚想说你还没死心啊就看到名叫桐岛波音的物体做着平抛运动横飞了出去。

“诶?”

[啊?]

“真是的……好痛诶,鹰你手下留情啦,否则好不容易回来的捕手就没了呢。”揉着胸口从桌椅堆中爬出来,波音非常无辜地露出笑容。

“桐岛君你你你……”太郎觉得自己得了瞬间失语症,指指波音然后又指着鹰见,“你能碰……我是说……你刚才飞出去……”

“啊啊……就是那样呢~”波音歪着头笑得更灿烂。

[的确就是这样,感觉真不错。]

看着鹰见用手在波音身上东戳戳西戳戳,而被戳的一方笑容却愈发灿烂,太郎只想捧脸做呐喊状。

有没有人可以给他解释一下?!鹰见不在乎就算了,桐岛君你是正常人吧请关照下同为正常人的队友好吗?!

 

“所以桐岛君这段时间是……去找护身符了?”看着波音校服外套内层挂满的护符,太郎脑门挂下三条黑线。

“是啊,幽灵的话很自然就会想到寺庙吧,”任由鹰见拨弄外套,波音嘴角的弧度变都没变过,还自觉抬起手臂满足对方的好奇心,“然后我想起琴吹君说的你和鹰见之间的那个,于是我也去买了呢。”

“看来……很有效……”

惆怅地望着鹰见以完全可以称得上性X扰的举动摸完那件神奇外套,太郎嘴角抽搐地将视线移回一脸淡定微笑的波音,觉得自己也许是太大惊小怪了……吧……

[喂,桐岛,这里到底有多少个?]

“唉~不清楚呢,我一直挂到满而已。”

[有这闲钱给我充入部费啊!]

“唔……好啦,按我买的金额缴可以吧?”

[两倍!]

“诶~~为什么,那这个月生活费就没有了啦。”

[是翘训练的惩罚!]

“好严厉的说。”

[那就三倍!]

“啊哈哈,还是两倍吧……”

看着那两个人你来我往打嘴炮,太郎在安下心来的同时又觉得失落,虽然知道并不是有心如此,但无法进入的距离感依然让人难过。

带着自己的小心思,太郎扯了扯波音的衣角,问道:“那桐岛君为什么要去找护符呢?

眨眨眼,波音放缓了嘴角的弧度,清爽的笑容变得暧昧。“当然是想看看鹰啦,只有琴吹你能做到太不公公平了哟!”

“公平什么的……这种资格能转手的话马上就给你。”

[矮子你说什么!]

被架住的人仍是一脸凶神恶煞地想要冲过来,太郎一声冷汗地打着哈哈思考退路,不知道窗户和门哪个更适合被踹飞出去。

“鹰你冷静点啦,琴吹君也是在开玩笑的嘛,”双手从后方箍住鹰见肩膀的波音笑了下,眯成弯月的眼里有让太郎感觉微微刺痛的东西,“不会真心想放弃掉的,对不对,琴吹君?”

不自觉往后退一步,太郎几乎要夺门而逃了,一种诡谲的气息在只有三人的教室里流动,浓厚的让人窒息——虽然作用对象好像只有他一人,源头君和缘由君毫无异样——简直是废话。

太郎又想叹气了,到底是在期望些什么,笨蛋,明明知道那是独一无二的……

 

[看不看得到有关系么?]

面对鹰见直白的发问,太郎突然有些同情起波音,不过被同情的一方好像并不在乎。

“呐~鹰见桑,你觉得失去鹰的飞羽,要怎么做才能在天空飞行?”波音握住了鹰见的左手肘,确认不会遇到抵抗后轻轻顺着下臂漂亮的肌肉曲线滑下来,然后捏住最末端的指尖——谈不上漂亮,粗粝,还带着细小的伤痕——至少从太郎的视角同波音的手指比起来就是如此;但就是那并不漂亮的手指,却能投出让人目瞪口呆的豪速球,将时光的荣耀牢牢扼住。

[找回来不就好了!]

“哈哈,真是简单直接的答案呢~”波音有些受不了似的露出无奈的笑容,但下一个瞬间那种无奈变成安然,“所以我这不是找回来了么……”

“三年前就说过,如果你是鹰的话,我就是飞羽,我会为你掌舵,让你乘风飞到甲子园!”

 

被无视了呢。

默默注视着那两个人,琴吹太郎不发出声音的退出教室,还细心地带上了门。

 

 

在岔路和波音别过,太郎慢吞吞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夕阳把影子拉的老长,他侧头看鹰见,对方白色发丝的边沿被染成瑰丽的夕色,那种张狂的笑容里又恢复了往日的能量。

他知道要是低头的话只会看到一个影子,但鹰见却又是实实在在就在自己身旁;想了想,琴吹太郎抬手触碰那在晚霞里显得温暖的手指。

“呐……鹰见……”

[嗯?]

转头看过来的人有些疑惑地瞟瞟接触着的指尖,却没有问也没有避开,只将视线抬起落在太郎脸上,[干嘛?]

一直以来太郎并不习惯直视鹰见的眼睛说话,因为那样纯粹而热烈的目光里一丝杂质都没有,只盯着唯一向往的东西,子弹一样穿过他的身体去往遥远的天际,那是他无法触及和追赶的速度,只能遥望的背影。

但此时琴吹太郎挺起胸膛,直直看进对方的眼里——说到底,小市民也有不甘心的时候。

“一起去吧……甲子园。”

慢慢握紧那没有温度却无比真实的手掌,感受着那细长手指间因练习而留下的茧子,太郎用他所知最严肃的态度如是说。

羡慕和嫉妒,憧憬又或欲望,野心还是梦想,各种美好的丑陋的心情在高中一年级的春天,像河川边的草野,一夜间复苏,蓬勃生长着占据了心房所有的位置。

 

[嘿!那不是当然的事嘛!!]

鹰见的回答一秒迟疑都没有,这让太郎露出今天最安心的笑容。

 

END

Fin in August 3, 2012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