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渠
文库
[OVER TIME同人]飞羽(琴吹太郎视角,桐岛波音→鹰见与作) 上

“投手丘上的其实是鹰见,对不对?”

 

最先发现真相的人叫做桐岛波音。

对此太郎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其实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单口相声从未被人怀疑过才是奇迹。

更何况那是桐岛,是只凭一个姿势就认出鹰,或者说只能看见鹰的人。

或许他早就开始怀疑只是到现在才说出来,又或者真的是自己做了什么露出破绽,总之太郎永远不明白桐岛波音在想些什么。

对方是中学棒球界一等一的捕手,笑起来的样子俊朗干净,然而那些他不想让你知道的,却也不会泄露丝毫。

那双眼里暧昧的情感,就好像春天的风一般叫人无从捉摸。

不自在地把身体重心换到另一只脚,太郎惯性地往身边看,却发现另一位当事人毫无异动,白发下凌厉的眼依然望着窗外辽远的天空。

一个高深莫测,一个飞扬跋扈,夹在中间的那个叫做琴吹太郎的自己却只是个小人物。

 

 

我要去甲子园,在翅膀折断之前,要一直飞下去。

 

 

OVER TIME同人——飞羽(琴吹太郎视角,桐岛波音→鹰见与作)

 

 

“啊哈,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吧。”

傻笑着点点头,太郎用眼角偷瞟正坐在对面桌子上的鹰见,在被对方发现狠瞪了一眼后,又乖乖地坐正身子,继续接受“审问”。

“我总结一下琴吹你说的,”波音抬起右手揉了揉太阳穴,再睁开眼时所有的动摇都消失掉,坐姿懒散却已经是那个聪明冷静的桐岛波音,“是因为一个护符,你和鹰见可以交换身体……”

“那个……其实应该是灵魂互换。”

“是吗,抱歉。”

“没关系的,反正本来听起来就好像漫画剧情,怎么说都没差。”

“啊,的确。那么现在就是说,只有你能看到鹰见,并且鹰见在……唔……灵体状态下,能碰到的只有你?”

[废话,要不然我为什么要死缠着这矮子不放!]

“…………”

“琴吹,你流好多汗,很热?”

“是、是啊,有点热呢,哈哈…哈哈……”

波音听不到鹰见的声音,理所当然也没可能救自己;未免被某暴力地缚灵一脚从三楼踹下去,太郎决定把“那就别缠着我”这句话吞回肚里。

 

“也即是说我讲的没错?”

“是。”

“Okay,大概能明白状况了。”无所谓的耸耸肩,波音半眯着眼撩拨耳边的发梢,神色却严肃起来,“我有几个问题想问,请你认真地,给我真实的答案。”

“咦!好、好的!”

[矮子你怎么这么没用,完全被这家伙的气势压到了吧!]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啊!——心底如此吐槽,太郎把本就正襟危坐的姿势再挺了挺。

“琴吹君?”

“啊!是的!”

对太郎的走神,波音仅仅挑了下眉,然后伸出一根手指。

“第一个问题,当时招募队员时投球的,是你还是鹰见?”

[问这种问题你脑子被门夹了吗?]

“呃……是鹰见。”太郎假装没有看到鹰见想敲人但手臂散开的情形,笑出来绝对会被揍飞无疑。

“果然……”像是松了一口气,波音松开玩弄头发的手,改为双臂环抱在胸前的姿势,“那么第二问……在和学盟馆的比赛时,乌丸莉吾打失之后,投手板上的是谁?”

“……是……是我……”

窘迫地低下头掩饰羞愧,太郎想起那个因为他想要出场的心情,而让棒球部成立差点功亏一篑的比赛。他觉得应该道歉,虽然比赛结束时他已经哭着向所有人说过抱歉,并为此挨了鹰见一记头槌。

“那次……唉?”

犹豫着稍稍抬起视线,准备道歉的太郎意外发现波音脸上是释然的表情。

像是看透他在想些什么,鹰见抬起一只脚踹他身下的椅腿,身子一晃他差点摔下去。

[跟你说过啦矮子,你那么认真去投球谁会责怪你!]

虽然这个的确是属于安慰或者这一类的积极向言辞,但太郎还是很怨念往某暴力分子的方向瞪去。

然后他发现鹰见的白发从自己的角度看去,就好像融化在四月蔚蓝的天幕下,逆光里只看出是在笑,但太郎可以用自家新买的限量NDS打赌,肯定是张狂一如过往。

于是怨念也就消失了大半,他扶着椅背坐稳身子。总是这样,对于棒球,这个人是如此的独断又宽容。

 

“啊……是呢,我想太多了……”

小声嘟囔着,太郎有些局促地露出笑容。

“什么想太多?”

“咦?!”

感觉到有东西搭在肩膀上,太郎猛抬起头,于是撞见波音倾着身子靠近,脸上些微的关切。

“怎么了?”

“哈哈,没什么,我刚才和鹰见讲话啦。”

“哼?他也在这里?”

[喂,你什么意思!]

“哎…他一直在呐。”看一眼怒气冲冲的魂,太郎觉得干脆把身体交出去让这两个人沟通就好,免得还要殃及自己。

“我以为他会跑去哪个屋顶看别人打棒球。”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啊,没什么。”

自觉地把后面的话吞回去,太郎偷偷看一眼面无表情的鹰见——还好,至少看起来没那么在意。

他明白那种心情是怎样的,就像学盟馆一战自己想要上场的渴望,鹰见也是想的吧,甚至比之自己那卑微的冲动,可以说是堵上一切的执着。

想用自己的身体握住球,用自己的双手抓住梦,站在那里就很快乐的球场上,只想一直一直的继续下去,在理性可知的范围内永远没有结束。

然而和自己不一样,已经死掉的鹰见再也没可能亲自站上投手丘。

就如鹰见自己说的,很久前就该结束的梦想,因为神的心血来潮而继续到现在,已经没有下一次了,琴吹太郎就是他去甲子园最后的车票。

“这样么……好吧,虽然并不想让鹰听到,但既然在这里也就算了,”波音显然也想到了同样的事情,果断地结束了话题。

“好了,最后一问。”

 

“说想要去甲子园的,是你琴吹太郎,还是鹰见?”

 

并不理解桐岛波音的想法,太郎有些发愣,但快就放弃折磨自己比对方低一个比较级的智商。

“那时候啊……是鹰见。”稍微回忆了一下,太郎用手指了指鹰见坐着的地方。波音自然地往那个方向看去,当然的,除了一张空着的桌子什么都没有。

[看不到的啦,笨蛋。]

微微皱起眉,波音回过头,用犀利的眼神审视太郎。

“那你呢?你的想法又是什么?”

[你这混蛋问这话什么意思?当然是一起去啦!而且这矮子还说要超越我,用自己的力量去甲子园呐!]

“唉?”

看着那个明知道自己的话语不会有别人听到,却仍比自己都要抢先回答的人,太郎愣在那里。

说老实话,他有一瞬间的犹豫。

太郎清楚自己的能力,不管是天分还是训练量,他大概都是三流。虽然曾夸下海口说要凭自己的翅膀飞去甲子园,但那也不过是被鹰见的执着触动,他并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与自信。

“琴吹……”

搭在肩上的手轻轻摇晃下,太郎这才回过神,“是的?”

对面深褐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茫然的表情,太郎看着桐岛波音轻轻叹口气,抬腰站了起来,俯视的角度给清俊的面容蒙上一层阴影,只有额发间隙下的眼里流动着自己看不懂的光。

“请认真的回答我。”深吸一口气,桐岛波音面上是难得的认真,甚至微微有些可怕,“我会回来打棒球,是因为有人对我说,不论如何都要去甲子园。是听了那番话,才决定把我破风的羽翼借出来。那时候我在你身上看到鹰的影子,看到希望,所以我回来,但现在你告诉我那就是鹰见本人。所以,我想知道你的想法,‘你’想要什么?”

“我……”

完全被对方严肃的表情震慑到,太郎咬紧牙。

“我希望的事……”

因为害怕背叛,所以提早放弃,不去追寻的话就不会失望,自己不是一直都是如此过来的吗?

但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要站在菱形场上,想要投球,想要像鹰见一样飞?

所以下决定吧,把心里想的用最粗糙的语言说出来,多难以实现也罢,梦想就可以是如此不现实的东西。

“我也……要去甲子园!”那种突然将心脏充满的温度让嚣张的话语冲口而出,琴吹太郎知道自己不能再瞻前顾后地徘徊。

“和鹰见约好了,超越他,用我自己的翅膀飞去那里!”

 

波音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细微的难以察觉,然后他讪笑着将手搭在前额,所有的表情都不可见。

一时间太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张的攥紧了拳头,手心潮湿的感觉让心上起了疙瘩。

于是时间也慢下来,时钟指针滴答滴答的声音好像会响到永远……

最后打破平静的依然不是一向胆小的琴吹太郎。

“真是……很好的梦想。”

平静地甩出一句意味不明的赞赏,波音干脆的转身,捞起桌上的外套头也不回往外走。

在他并不可视的空间,有人抬起手像是要阻他,但那只可以轻易投出豪速球的手臂虚空地穿过胸膛,波音仅仅顿了下身形却没有停。有时候我们真的什么都做不到。

啪。

门在那身影后关闭,太郎搓着手指,有点担心地走到那人身边。

“……那个,果然由我说还是无法让人相信吧?”

[不是你的错,太郎。]

“鹰见……”

身高的关系他只能仰视,只能看见色素褪尽的白发下,有快要圆寂一样的眼。

 

那之后一周过去,没有人见过桐岛波音。

学校方面漂亮地处理了,老师会在点名时自动跳过一个名字,然而就算询问,也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去了哪里。

 

旧校舍天台,太郎鸵鸟一样缩成一团,头搁在膝盖间。

“怎么办啦鹰见,桐岛君果然还是不能相信我吗?”

[闭嘴,矮子。]

“所以说就应该你去和他说的嘛,他一直都是看着你的投球,你的话他肯定二话不说就……”

[叫你闭嘴,矮子!]

“噢噢喔!!”

被打飞到墙上的瞬间,太郎好像看到奶奶在河对面向自己招手,旁边还有光屁股的小天使飞来飞去唱着哈利路亚。

喂喂,我还不想死啊,奶奶你这时候应该用踹的都要把你的乖孙给踹回去才对唉……

无力地保持头朝下的体态,太郎放弃似的看着鹰见倒置的身影,“那现在呢?濑户川里可没有其他的捕手啊?”

应该说是没有能接到你投球的捕手;所以说嘛,桐岛君真的是很厉害,那种怪物投球都能接到——太郎长长叹了口气。

[没有就去训一个出来,那些原棒球部的总有能用的吧。]

“鹰见你说的倒是简单啦……”

[啐……]

面对鹰见扭头不听的样子,太郎现在觉得把肺里的空气都吐光也无表达心中郁结,但与此同时,早该被埋葬的不甘也挣扎着想要破土而出。

狠狠咽下所有的苦涩心思,捏紧手指放于胸前,琴吹太郎能做到的只是静静看着鹰见被蓝天包裹的虚幻侧影,然后向那八千万神明祈祷。

快回来吧,桐岛君,对我再怎么失望都无所谓,但你不会放弃鹰的不是吗?

 

 

被拔除飞羽的鹰,如何破风而行?


留言
发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码:
秘密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